唱戏先生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美好的文字送给最爱的你们

心头宝花花/葱葱/M

是颗墙头草还喜欢挖大坑

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粉丝

希望有一天我们能再相遇

【Newtmas】you're my left half (01)

——环太平洋au(我终于对这个au下手了)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此时正是暴雨,地上的人拿着闪着光的指挥棒,穿着雨衣指挥着上空直升机的降落。

Thomas已经在空中飞了好久,本来有些晕的脑袋在一下飞机时被暴雨一浇反而清醒了不少。身后的太平洋隐隐约约传来Kaiju的嘶吼,Thomas想起自己在直升机上看见海里微弱的蓝光。基地的大门突然打开,四架直升机吊着块头巨大的jaeger朝着太平洋深处飞去。

Thomas几乎看呆了,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看到jaeger并想到自己以后也可以驾驶这样威武的机甲,令他兴奋不已。一把雨伞伸到Thomas头上,帮他挡住了不少雨水。

“这是目前出征里最新的jaeger,5斩战绩。”

Thomas回头便看见闪闪的金发,好像压抑的黑色天空和基地外墙之间一抹光,再加上面前人好看的外表,不免让Thomas多看几眼。

“oh yea,不过目前?”

“最新款还在挑选第二位驾驶员,”面前的人伸出一只手,“newt。”

见状Thomas紧紧握住那只手,报上自己的姓名,抬眼看到newt给自己打伞并淋湿的肩膀,连忙把伞推回去。“都淋湿了,我还是在雨里站一会,清醒。”

“看来你们已经认识了。”一个黑人从直升机里走出来,“newt是这里的二当家,我不在的时候由他来指挥。”

“可是你总是在。”newt脸上依旧挂着优雅的笑容,“没有多余的伞了,进去再聊也许是个不错的决定。”

Alby看看空中的直升机与jaeger,拍拍Thomas的肩示意他跟上。

“Vladivostok raid(符拉迪沃斯托克突袭
),第四代机甲,俄国出品,超强的防御力与肉搏能力,由Glader和Ben驾驶。”Alby指指海平面,虽然现在已经看不见那块大家伙了。

“hey guys.”基地内的升降梯里站着一位女性,“外面的雨真大不是吗,这位一定是新来竞选runner的驾驶员的吧,我是Teresa。”Teresa低头看了看自己怀中的文件,“抱歉我拿的东西太多了,不能...”

“Teresa是技术部的,专门研究Kaiju的攻击规律方便我们做好防卫。”newt从Teresa手中接过一半的资料,“最近有什么新发现?”

“虽然还不能确定它的准确性,但这真的是个非常有意思的发现,我都迫不及待要告诉你们了。”剧烈晃动之后,升降梯发出了到达的提醒,Teresa小跑出去,“paige在等我,我先走了。”

Alby和newt看着被她落下的文件,同时叹了一口气。

“我给她送过去,你带Thomas看看战甲然后送他去房间。”Alby接过newt手中的文件,“三个小时后见Thomas。”

“well,现在你归我管了,”newt领着Thomas来到一面大铁门前,输入密码。突然和newt独处的Thomas有点不自然,两只手来回搓着不知道该放在哪里。密码键上方的绿灯闪了三下,大门发出内部齿轮旋转摩擦的声音,大门分成两半缓缓向两边移动。

“新人,欢迎来到‘The Glade’。”

外面的冷清与里面结队走在一起的人形成强烈对比,两边立着各式的机甲,Thomas扬起脑袋才可以看清楚这些人类所创造的怪物的全部面貌newt放慢了行走的速度,方便Thomas仔细观察这些机甲。

“那个红色的大家伙,看到了吗?”newt指着不远处的机甲,“中国的crimson typhoon(赤红风暴),由三胞胎伟唐兄弟驾驶,也是这里唯一的三人驾驶jaeger。”

“Glade butcher(空地屠夫),我们从日本把他买下来,现在由Gally和Winston两人驾驶,这大概是这里最老的jaeger了。”newt突然停下脚步差点导致Thomas撞在他身上。

“Clint,Jeff,最近怎么样。,

“没有伤员的生活不能再赞了,newt你又在带新人?”

“yea,Thomas这是医疗部的Clint,Jeff。”newt的话让Thomas回过神来,与两位黑人医生分别握手。

“minho在runner旁边呢,你也要带新来的菜鸟去那里吧。”Jeff乐呵呵的把搭在脖子上的毛巾拿下来擦脸,“Gally好像也在,没发过去真的好可惜。”

“你这家伙就不嫌事大哈哈哈。”Clint揽住Jeff的肩,“bye newt,祝你好运。”

newt把手中的夹子往Thomas手臂上一敲,领着他走到另一扇大门前,示意他推门进去。

Thomas推开大门,发现自己来到了由铁架子组成的瞭望台,瞭望台正前方是一架银白色jaeger,机甲的左胸口漆着黑体的大写英文“runner”。

“最新款jaeger,Los Angeles runner(洛杉矶行者),那个,”newt朝趴在最边缘铁架上亚裔男人扬了扬下巴,“他就是runner的另一位驾驶员。minho!我来给你介绍一个人。”

最Thomas看到那人回过头,“I'm minho,你大概就是Thomas了。”突然被叫到名字的Thomas一愣,“没错,你是怎么猜出来的?”

“所有备选人我都看过资料了,只有你一个是新人。”minho说完转过身重新趴在铁架子上看着眼前的jaeger,“她可真美,不是吗?”

“是啊,新来的菜鸟总是非常幸运,不是吗?”

“Gally...”minho往newt所在的地方瞥了一眼,“Thomas你不用太在意的,他总是这样,说话酸酸的。”

Gally没有理会minho说的话,眼睛一直盯着Thomas,“我非常期待你选拔时的表现,菜鸟。千万别被打的哭着喊妈妈嗯?”

Thomas抬头看着Gally细细的眉毛一挑,不知不觉露出愤怒的神态。

“虽然我不想打断但是...还有两个小时就要开始选拔了,Thomas需要先去看看自己房间。”newt敲了两下自己手腕上的表,“走了,Thomas。”

“祝你好运Thomas,希望到时候我可以和你并肩作战。”minho挤开Gally与Thomas紧紧握手,推着Gally率先离开了瞭望台。

拐了好几个弯,newt带着Thomas来到了住宅区。通道里只有他们两个的脚步与呼吸声。Thomas摸摸鼻尖,想要打破这沉默的尴尬气氛。

“newt,你还没有说你驾驶的jaeger呢,是和Alby一起吗?”

newt没有回答,但Thomas发现他行走的姿势更加僵硬了。Thomas突然想起一路上newt有些别扭的走路姿势,把目光投向newt微跛的右脚。“抱歉我....”

“这没什么,”new跺了跺自己的右脚,擦的锃亮的皮鞋磕在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声音,“都是好多年前的老伤了。”说完又低头笑笑,戏谑道“要不然我还做不了这二当家呢。”

Thomas还想说些什么,可是newt已经推开了一间房间的门,并把钥匙塞进Thomas的手里。

“这就是你的房间了,一个小时后我来带你去选拔的地方,其实我的房间就在对面但是...”newt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文件夹,耸耸肩,“一会见。”

已经到了嘴边的挽留还没有说出口,newt就在外面把门关上了。Thomas把脸贴在门上,听着newt越来越远的脚步声,完全没有察觉自己的动作有什么不妥。

有那么一瞬间,Thomas心里突然想让newt做他的搭档,他默默幻想出来一只手扇了自己一巴掌。自己明明也是来竞选的,minho早就是runner的驾驶员了,自己选不选的上还不一定呢。这个想法令Thomas在心里又扇了自己一巴掌。

newt做事一向很准时,一个小时之后,Thomas房间的大门被准时敲响。开门后最吸引Thomas视线的依旧是newt好像发着光的金发。

Thomas第一次知道自己对金发一点抵抗力都没有。

“跟上。”newt走的很快,这让Thomas觉得一个小时前发生的都是自己臆想出来的。

手中被塞进一根木棍,newt也拿了一根站在他的对面。

“所有参选人员都是考虑到有浮动联结相容性的。记住,比赛的重点是相容性,这是一场对话而不是打斗。”

“可是你...”

newt的棍子在手中灵活的转动,“该担心的人是你吧,小心别让自己被瘸子打趴下。”

两人慢慢靠近,也不知道是谁发起的进攻,两根棍子就这么击在一起,newt虽然脚上动作没有Thomas灵活,但手上的速度还是快Thomas一截。

Thomas惊叹着newt削瘦的身体有着这么大的力量,他感到拿着棍子的手虎口一震,随后newt的木棍就已经横在自己脖子上了。

“one——zero”newt将棍子扔在一边,“不要灰心Thomas,我再怎么说也是二当家,不可能就这样被打趴下的。”

外面传来脚步声以及Alby和minho说话的声音。Thomas急忙把木棍摆好,顺便擦擦头上的汗让自己显得精神饱满。newt已经理好自己的衣服,回复了原来优雅的笑容。

待选人员比Thomas想象的要多,但是能做minho对手的人,Thomas还没有找到。

minho穿着一件白色背心,这把他本来就不白的肤色衬的更黑。手臂上的弘二头肌毫不掩盖的显示着它的力量。

“four——zero。”newt从容的报出上一个人的成绩,又一个失败者,笔尖落在那人的名字上,画出一条黑线。

Alby把头凑过来,读出表上下一个名字。

“Thomas!”

Thomas闻言急忙从人群中挤出来,朝着对面抬头的瞬间就对上newt发亮的眼睛,他瞬间把头别开,装作很热的样子用手扇扇风掩盖自己泛红的耳尖。

“hey Thomas。”minho很友好的打招呼,顺便冲着旁边一扬下巴,“Gally还等着看你的好戏呢。”

“那我可能要让他失望了。”Thomas嘴上说着眼睛却完全没有寻找Gally的位置。

“我可不会手下留情。”“那我也不会。”

————————
机甲的名字除了赤色风暴都是我自己想的
主要是我太喜欢这架中国机甲了,所以就写上了

【Newtams】溯洄

——看完迷宫3入坑
——桑总实在是太帅了qwq
——ooc预警


Thomas与minho在海滩上告别,转身钻进了自己简陋的小屋。拉着窗帘的缘故屋子里光线很差,除了从缝隙里偷出来的点点星光。这里没有人类的科技文明,原始的美在这里被无数倍的放大。Thomas拉开窗帘,躺在吊床上。

几乎一样的星空让Thomas感觉自己仿佛依旧在林间空地,只不过少了周围同伴平稳的呼吸或微微的鼾声。他翻身背冲窗户,不再去想自己最开始的记忆。脖子上挂着的金属圆筒从衣服领口滑出来,悬在衣服旁边。Thomas将它举过头顶,银色的金属外壳反射着月亮柔和的光,就好像林间空地第一天的晚上,newt眼中闪烁的火光。这样他就感觉newt一直看自己。

一定是的。Thomas重新将项链握在手心,合上眼皮,沉沉的睡过去。

为什么会有哭声?Thomas在一个黑色的空间里捕捉到微弱的声音。

他开始向前奔跑,速度快的好像后面有鬼火兽在追赶,Thomas听清了,这是一个男孩的声音,如此熟悉的音色,只需要在成熟一点就是自己心心念想的那个声音。

金色的小脑袋出现在视野里,Thomas在小男孩面前蹲下伸手想去摸他的脑袋,却直接穿了过去。

无法触碰。

Thomas抱着最后的决心,开口:“怎么哭了?”

男孩抬起头四处看了看,Thomas明白了,男孩只能听见自己的声音,无法看到自己的身影。

这就足够了,Thomas看着男孩有些湿漉的眼睛,确认的心情越来越急切。

“你叫什么名字?”

“newt。”

小newt说出名字的一瞬间,Thomas觉得自己的脑子瞬间放空,只剩下一个面孔与眼前稚嫩的小脸融合。

“除了这个我什么都不记得了,Alby告诉我林间空地里的人都只记得自己的名字了,除此之外我们便一无所有了。”

“你还有朋友。”

Thomas真想一巴掌呼死一时的嘴快的自己。

“我的意思是说...你说的空地上的人都会成为你的朋友。”

“really?”

当然,Thomas心想,我还知道更多,你不但可以成为朋友,你还会成为林间空地的二把手,你还会走出迷宫,还会......

“你叫什么名字?”

newt不知道该往哪里看,只好一直盯着正前方,也是Thomas站的位置。

“T...”已经溜到嘴边的“Thomas”却没能说出口,如果这是小时候的newt,那么三年之后他一定会遇见原来的自己。

“我也不记得了。”

Thomas看见newt站起来脸上的表情似乎是想安慰自己。

“为什么我看不见你?”

“说不定我们是用心电感应在说话哦”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除了名字我什么都不记得,周围是可以移动的迷宫,我们只能待在里面。”

“会逃出去了,迟早有一天,你会看见墙外的景色。”

Thomas看见眼睛里渐渐开始闪着希望的newt,心脏越跳越快。

这才是自己认识的newt。


Thomas睁开眼睛,感受到屋子外面海浪拍打沙滩的声音,太阳已经升起来了,炊烟消散在天空中。Thomas挑开门帘从屋里出来,minho和煎锅已经坐在外面吃早餐了。

“Thomas!”minho丢过来一个烤熟的玉米,Thomas紧挨着他俩坐下剥开了外面已经开始焦的皮。

“我昨晚梦见newt了。”Thomas看到minho和煎锅同时停下自己咀嚼食物的动作。

“Thomas,我们都很想他。”minho伸手拍上Thomas的肩,“他们将希望给了我们,所以我们不能一直留在过去。”

Thomas看着两个伙伴,林间空地50多人,现在就剩下他们三个了,Thomas感觉自己鼻头有点酸,如果自己最后在坚持那么一下,是不是现在坐在他面前的,还会有一个金发的男孩。

“我们还需要继续扩建营地,Thomas如果你还没有休息好,可以回屋躺一会,毕竟...”minho朝着Thomas的腹部瘪瘪嘴,“那里的伤还没有完全好。”

说完,minho站起来,走开了,煎锅也跟着minho,临走前在Thomas的肩上狠狠拍了一下。Thomas注视着他们越来越远的后背,将自己手中吃了一半的玉米随意扔出去。

Thomas之前从未期待过夜晚,准确的说应该是从自己记忆开始之后。迷宫里晚上爬行的鬼火兽,焦土中游走的狂客。从自己睁开眼睛的那一刻,Thomas就开始不停地奔跑,跑出迷宫,泡过焦土,一路跑进了实验室总部。一下子放慢速度的轻松生活,却让Thomas感到阵阵无聊。梦中出现的金发,再次唤醒Thomas一直沉睡的内心,

与前一晚上不同,newt直接出现在Thomas面前,Thomas可以感受到,站在自己面前的是已经在迷宫里生活了三年的newt。

“我没有想到还做三年前的梦呢。”newt依旧盯着自己左边茫茫的黑色,Thomas站着的地方。Thomas意识到,newt总能找到他,无论意识的有无。

“林地最近新来了一个菜鸟,特别冲动而又充满好奇的菜鸟,打破了原来规律的菜鸟。”

“why?”

“他和minho在迷宫里呆了一整晚,还救出了Alby,minho告诉我们Thomas杀死了一只鬼火兽,Thomas,新人的名字。”

Thomas张着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从这里开始,以后的事情自己都知道了,那他是不是可以拯救newt?

“那个Thomas,”newt顿了一下,“我觉得他可以带我们走出去,从看见他的第一眼起,我就知道,我注定要追随他的。”

“newt...”

“我宣布他成为runner,是因为我在他身上看到了希望,”newt低下头盯着自己的手指,眼神一场坚定“还有那个新来的女孩,她是被送来的最后一个,不会再有补给了,我们必须走出去。”

“G...会有人不同意吧。”

“Gally生气了,他也是为了林间的规则。”newt握紧了拳头“如果想要出去,就必须有改变。”

Thomas还想说些什么,已经来不及了,他在床上猛地睁开眼睛。

还不够,Thomas想要提醒newt关于chuck的事情,他在吊床上闭着眼睛,试图再次入睡,却已经是不可能的了,Thomas只好走出屋子,披着月光坐在海边的礁石上,手指摩擦着脖子上的项链,脑子里全都是newt那句和信中几乎一样的话。

“从看到他的第一眼起,我就知道,我注定要追随他。”

Thomas笑了,他确实追随了自己一辈子,那怕已经知道自己感染依旧追随自己去营救minho,而不是等待血清。这究竟是什么感觉?窃喜又揪心,Thomas喜欢newt的眼睛,也喜欢newt冲着他的笑脸。Thomas又希望newt不再追随他,也许这样newt就不会和他一起营救minho,他会活下来,可以真真正正的坐在自己身边,就像篝火晚会上,肩并肩,还有那个差一点的吻。

Thomas就坐在海边,一直到东方的天空开始泛白,营地中再次响起厨师打火的声音,他才起身,与同伴们汇合。

晚上再次见到newt,Thomas大概可以猜出他们已经穿过焦土,劫走了实验室一车厢的免疫者,没能成功营救minho。

“minho不在这节列车上,我们不能让Thomas一个人去救他,minho也是我的朋友,况且我认识他的时间最长。”

“他有可能会在半夜时分跑掉。”

快点住嘴Thomas,不要让newt醒来。

“最好的时机就是在所有人睡着的时候行动了。”

拜托,快点住嘴啊。

Thomas只能眼睁睁看着看着newt的身影消失,等他回过神来,眼前只有木板垒起的房顶。

Thomas突然不敢再次入睡了,他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newt染上病毒,营救的最后发作,死亡。那把插入newt胸口的刀,是Thomas最恐怖的噩梦。

晚上总会到的,Thomas站在newt后面不远处,不敢再走进。

“我喜欢你,Tommy。”

心脏在一瞬间骤停,Thomas终于知道自己对newt拿不起而又放不下的感情是什么了。

“w...what?”

“啊,抱歉。”newt朝四周看了看,“我以为你今天依旧不会来呢。”

“那个Tommy,是...”

“还记得我原来说过的那个菜鸟Thomas吗,就是他。”

“you like him?”

“No,I think this is love”

Thomas想抱住面前的人,用舌头撬开他的嘴唇,品尝他的唾液,然后告诉他

I love you too.

“我大概没有时间了”newt撸起自己的袖子,黑色的血管狰狞在newt白净的胳膊上,“我只不过是实验室放进迷宫一个对照品罢了。”

他已经知道了,Thomas想开口,告诉newt自己就是Thomas,告诉他营救时乖乖呆在地下三层等待血清,可是嘴唇就像被黏住了一般,一个词语都说不出来。

“我还是不要把这句话写到信里了。”

这句话newt说的很轻,和他的身影一起,轻飘飘的消失在梦里。

Thomas从吊床上跳起来,夺门而出,不顾minho疑惑的眼神,一路狂奔到刻着迷宫里所有伙伴名字的石头旁边。

摸到刻痕的瞬间,Thomas就想起迷宫里刻在“NEWT”上方的“THOMAS”

newt,你看。从开始,我们就已经形影不离。

无论今天晚上自己会看到什么,Thomas都下定决心向newt表白,即使是一个丧失理性的狂客。



“Thomas?”黑色的血管已经涌上newt的脸,“离我远一点,please。”

他看的到我了,Thomas冲上去拥住那个消瘦的身体。

“newt....don't leave...don't....I love you...”

“如果在以前,我大概会高兴的发狂。”newt的下巴抵住Thomas略低的肩膀,“可是我已经死了Tommy,我不害怕死亡,我害怕的是遗忘。”

Thomas看着newt将自己脖子上的项链抵在自己心口。

“wherever you go , I will always follow you.”

“带着我那一份,照顾好朋友,照顾好自己,感谢实验室,让我们成为朋友。”

Thomas抓不住怀里的人了,他看着他慢慢消失,一缕阳光照进来,照在Thomas脸上,使他眯起眼睛。

手背挡住太阳的光线,Thomas听见外面好像有minho和煎锅的声音。

他推开门,恍惚之中好像看见一个金发的男孩,站在门口,冬日阳光般温暖的笑容,冲着自己开口

Tommy

I'm here。

————————
大概会有一个Thomas成功改变历史的姊妹篇
希望大家喜欢(比心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