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戏先生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美好的文字送给最爱的你们

心头宝花花/葱葱/M

是颗墙头草还喜欢挖大坑

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粉丝

希望有一天我们能再相遇

【全职高手】溯年 (伞修篇·下)

——戏子终于赶出来了OvO
——有私设
——ooc预警

——————————









前情提示:

——这里是时光列车的站台——溯年车站

——车站里那辆唯一的列车,可以载你回到过去,创造一个不一样的平行时空。

——你问我是谁,我啊只是个听故事买票的。

——那么,你,想听故事吗?

……

——“那年的12月3日,荣耀开服了我拽着他去了网吧,进入了一区,注册,登录。”他顿了顿,“没想到这一玩,就是十年。”




伞修篇·下



“阿秋,这荣耀游戏玩的人挺多的呀。”两个人前面各摆一桶泡面嘴上说着话,手也没闲着,指尖敲击在键盘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电脑中的人物也在飞快的进攻眼前的boss。

“这稀有材料爆的不错,我那个散人的账号卡就要问世了。”苏沐秋用叉子搅着泡面,仔细研究着银武的制作。

“你那散人会成为bug的,这让我们怎么活啊。”叶修把脑袋靠到苏沐秋的肩上,看着苏沐秋的电脑屏幕。“看起来像是一把伞,干什么,遮阳?”叶修微微扬了扬脖子,脑袋却没有从苏沐秋肩上离开。

“我可是超级擅长发现bug哦。这伞可以防御,形态还可以变战矛变剑还能变枪,还没有名字,你给他起一个吧。”苏沐秋笑了笑,揉揉叶修的头把他的头发弄乱,“起来了,头发扎得脖子好痒。”

“唔,,还能叫什么?不过你这弄得也太变态了吧,这么多形态?叫千机伞算了。”叶修随口一说,很不满意地从苏沐秋身上起来,晃晃脑袋,用手代替梳子理头发,活像一只正在顺毛的猫。

“那就千机伞了。”,苏沐秋把名字打好,确认,然后冲叶修眨眨眼睛,道:“到时候一开竞技场,打着打着突然变了形态,场面肯定很刺激。”

说着苏沐秋拔卡,下线,换了一张卡再次上线。

“但是呢,现在还是要主练这个神枪手账号,那个还是作为小号”

叶修把视线重新放回自己的电脑屏幕:“坐标发给你了,我们下本。”

“当时的散人,确实厉害,但是自从觉醒任务出来之后,这个职业几乎被废,沐秋也就不练那个账号了。”叶修那张有着浅浅胡渣的脸再次出现在我眼前。

“这家伙当时还真是洒脱,直接就这么抛弃了那个他苦苦做了银武的账号。”

年少的苏沐秋椅子转了一圈,把那张写有君莫笑的账号卡随意的丢到桌子上,冲着叶修扬起一个清秀的笑容:“没什么,只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你这家伙怎么一点也不心疼啊,做了这么长时间的银武啊。”叶修把账号卡捡起来,放在自己的抽屉里。“那就送我了啊,这么好的账号。”

“22年夏的时候,职业联盟发来了邀请,当时我和沐秋都准备签约嘉世了,可是,,,”叶修抿了一下嘴,眼睛里面有什么在闪光。

我知道自己可能看到了这人别样的表现,人就是这样的,这时的他,露出了自己柔软的内心里最脆弱的那部分。

“那天与平常没什么不同,沐秋出门去超市买东西,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他给我打了个电话。”

我看到青年时期的叶修拿起了电话,笑容渐渐浮现在脸上。

我转身离开了这个家,动用自己的能力还原了当时整个城市。

很快,我就找到了苏沐秋,他还拿着电话,嘴里说着:“哎,我记得你的鼠标有点不灵敏了吧,用了也挺长时间了,我看见家买电子设备的专卖店,过个马路就到。”

我凑近一些,反正这些人也看不见我,我听到了手机的外泄音:“好啊,谢谢你了沐秋。”

过个马路就到。

一辆车从远处飞驰而来,正在与叶修通话的苏沐秋并没有看到那辆已经来不及刹车的轿车。

“砰——”

巨响之后一切归于平静。

苏沐秋满身鲜血地倒在地上,手已经无力握住的手机摊在他的手掌心,手机没有摔坏,里面仍传出断断续续的声音:“沐秋——沐——你没事——声音好大——沐秋?”

我能想象到叶修当时焦急的表情,我别过头,不忍心继续注视。

“到这里故事应该结束了,但是沐秋的散人账号卡留在我这,我带着它,就好像和沐秋,站在了荣耀的巅峰。”

我看到叶修专注升级千机伞的神情,前往南山,面对着墓碑时凄凉的身影,夺冠之后仅仅攥紧账号卡的手。

“所以,我要回到那时候,陪着他一起出去,就算不行,我也要阻止他过那个马路。”叶修的眼睛闪着亮,里面满是坚定。

“恭喜你拿到了时光列车的门票,我的任务到此结束了。接下来时刻关注你的就是我的朋友了,祝你好运。”我这样说着,走上前去轻轻触了一下他的额头。

“谢谢。”叶修的身子渐渐变得透明,“就算是失败了我也可以在南山陪陪他,不是吗?”

“你会成功的。”这是我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沐秋,南山冷,哥来接你回家了。”这句话飘在空中,久久不能散去。













——现实

床上的叶修缓缓睁开眼睛,起身,揉揉眼睛。

“什么啊,原来是梦啊,哥当时还真信了。”

手揉完眼睛并没有拿下。

“沐秋。”

从指缝中滴落的,是什么?

——————————

——这样伞修篇就完结了
——下一篇可能是喻黄√
——HE的平行世界我会放在下一个系列写【然而戏子有拖延症】
——完全达不到想要的效果啊,一点都不虐QwQ

【全职高手】溯年 (伞修篇·上)

——戏子国庆来开新坑了!OvO
——这个梗主要来源于从网上看到的问题“全职高手里你最想改变的事情”
——所有我喜欢的cp都会写,这次的cp会更全。
——以后的cp可能会出现单箭头。
——日常拿伞修开首刀OvO

伞修篇·上

这里是时光列车的站台,车站原本是没有名字的,我来到这里的第一天这个车站才有了名字——溯年

车站里那辆唯一的列车,可以载你回到过去,创造一个不一样的平行时空,而现实终的你则会永久沉睡。

你问我是谁,我啊,其实只是个买票的。

这个职业总能看见形形色色的人,他们都有这自己的故事,没错,故事是这里的兑换券,车票需要一个足够有价值的故事来交换,而我也是那个倾听者。

大部分的人我都已经忘记了,但总有那么几个人的故事,我还沈记于心。

那么,你,想听故事吗?

门口的风铃声响起,代表着门的打开,一个叼着烟的男子进来,四处张望了一下,盯着我,问:“这里是哪?”

“溯年车站,你来到这里说明你有着非常强烈的想改变过去的欲望。”我示意他坐到我对面的沙发上,桌子上的茶冷热正好。

“改变过去吗?”男子拿下嘴中的烟,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夹着烟轻轻摩擦,喃喃说了这么一句,然后挑起嘴角:“这种事情不可能吧,这梦挺逼真的。再说了,哥刚刚拿了荣耀总冠军,不需要改变什么吧。”

我对这种态度早已习惯,毕竟几乎所有人开口的第一句都是在质问着可能性。

“你确实在梦中啊。”

我端起杯子抿了一口茶,说了这样一句话。

“我想你应该很清楚我这句话的意思吧。”

那男子低着头看着烟,笑了笑,那笑容里掺杂着些许别的感情。

“我想让他活过来啊,我只是想,,,”他哽咽了一下,我发现他对自己的称呼变了。

“真的可以改变过去?”他猛的抬头,盯着我,仿佛在黑暗中抓住了一抹光。

“你去改变了,现实中的你会死亡,如果你失败了,也不可能再回来,你可想好了。”

“可以”

“那就拿故事来交换吧。你和另外那个人的故事,这才是拿到票的关键。”我选了一个舒服而不失端正的姿势。

男子闭上眼睛缓缓开口:“我叫叶修,那家伙叫苏沐秋,我们的相遇绝对是偶然。”

我的眼前开始出现像是走马灯一样的场景,没错,讲故事的人再说,听故事的人可以看到那份属于他最独特的记忆。

“19年我15岁的时候,偷了我弟弟离家出走的行李离开了家,也忘了走了多少个日子,遇见了他们兄妹。”

我看到一个还有些婴儿肥的脸,嘟着嘴,坐在行李箱上,两条腿晃来晃去,亮亮的眼睛四处乱看。一对兄妹就这么从旁边路过,看到了他,两人低语几句,哥哥走过来,冲着这孩子笑了笑:“怎么,找不到家长了?”

坐在皮箱上的孩子的脸颊有些泛红,生气的喊:“才不是呢,我离家出走了!”

“这怎么行呢?快点回家,爸爸妈妈改着急了。”

“才不会呢,我都走了一个多月了。”男孩把脸别了过去

“那你要不要和我还有我妹妹一起?”

“哎!真的可以吗,谢谢哥哥!我叫叶修!”叶修从箱子上跳下来,抓住面前人的胳膊摇来摇去,脸上是抑制不住的兴奋。

“我是苏沐秋,那个是我妹妹苏沐橙,走吧我们回家。”苏沐秋一手拉起叶修的手,一手拉过叶修的箱子,那个叫苏沐橙的女孩安静的跟在他们身边。

“现在想想也真是的,就这么跟着他走了,也不怕是坏人,不过就他那个笑容也不可能是坏人吧。扯远了。当时直到我去了他们家才发现,原来他们两个都是孤儿。”

我的思绪被一股力量拽了回来,眼前的叶修已经睁开了眼睛。眼里的光很是柔和。

“那年的12月3日,荣耀开服了我拽着他去了网吧,进入了一区,注册,登录。”他顿了顿,“没想到这一玩,就是十年。”

————————

戏子现在有事,先写这些,最迟明天更完伞修篇
抱歉米娜桑Qw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