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戏先生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美好的文字送给最爱的你们

心头宝花花/葱葱/M

是颗墙头草还喜欢挖大坑

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粉丝

日常咕咕咕咕咕咕咕

【铁虫】Getaway car (02)

——一位写手终于意识到自己本职是写铁虫
——我忏悔,可是我良心不疼【bushi】
——之后可能会有修改
——和@Sir Modlin 的联文,他太棒了!

前文戳→01



Peter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在出城的高速路上了。

他从厕所跑路了,混杂在人群中拼命下压着自己头上的鸭舌帽,他只能向下看,看着前面人的皮鞋跟踩进小水洼中,溅起的水珠弄脏了那人的西裤裤腿。

这样也有好处,Peter心想,若再次看到Tony,对上那双深邃的眼睛,保不准自己又会该死的僵在原地。

皮质方向盘被男孩攥得有些湿润,窗户只能用手板摇下来,汽车的收音机里放着一首叫不出名字的古典钢琴曲,这与耳边呼啸的风声似乎并不搭,却可以让Peter更快的清醒过来。

上一次坐在May的老车里还是和Tony一起。

车上只有一颗上次落下的薄荷糖。Tony在Peter面前已经很少抽烟,烟瘾犯时就会嚼薄荷糖,说是要保护孩子的肺。已经成年的男孩当时就把Tony衬衣口袋中的烟盒掏出来,点上一只猛吸一口,然后趴在男人怀里咳了一个小时。

Peter不明白男人为什么会喜欢这么凉麻的味道,有一次他把自己口中的橘子糖塞在Tony嘴里,看着他皱眉的样子倒在椅子上大笑。

他看着掌心那颗蓝色的硬糖,还是剥开糖纸扔进嘴里。

这让他想起刚才Tony湿漉漉的吻。

男人带着他去那座海滨小镇,拗不过男孩的请求只好开着这辆破旧的小车。

淡蓝的天,暖黄的阳光,藏蓝的海,雪白的墙漆,整个小镇像那颗薄荷糖一样有着透明的质感。

Peter还记得街角小巧的咖啡店,Tony坐在面前啜着咖啡,看着自己边吃蛋糕边兴高采烈的规划未来。那时候他们刚刚确立关系,桌上淋着糖浆的草莓有幸福的味道。

“到时候我要把钢铁侠纹在胳膊上,就在这里。”

Tony只是笑着揉了揉面前男孩的脑袋。

现在手指点过的地方确实纹着黑色的线条,只不过换成其他的英雄,周围的皮肤还隐隐泛红。Peter承认自己是故意的,他特别想看Tony生气时的表情,看他的小胡子一抖一抖。

男孩喜欢Tony的小胡子,喜欢它精致的外形,亲吻时的触感,让他想起玩具小刺猬。

薄荷糖辣的喉咙有些发疼,刺激得眼眶开始发红。

我凭什么不能和你耍脾气?Peter质问着后视镜上一摇一晃的钢铁侠挂件。因为你是我男朋友,是我爱的男人,褪去钢铁侠光环的一对普通情侣,就凭这些我就可以和你耍脾气。

这个挂件还是两人一起从娃娃机里抓出来的,Peter认准了这个表情严肃的娃娃,甚至忽略了自己喜欢的美国队长,即使那个微笑的蓝色小人看起来更好抓一些。

老车停在两人租下的小别墅前,引擎声惊动了一只狗,大叫着跑开了,遛狗的女孩贴着墙根跟着跑远。房子里家具的摆放和离开时一摸一样,Peter没有理会沙发上的灰尘,倚坐在上面。

如果Tony想找他很快就会找到这里来,门也许会被敲响,然后传来那个男人的声音。

需要多久,一个小时?一天?一周或是一个月?Peter觉得自己的行为已经单方面宣布分手,也许那个男人已经放弃他这个青春期的孩子。肩膀又开始作痛,男孩一瞬间想就那么开车回去。

他不需要自己的男朋友是钢铁侠,是亿万富翁,Peter更想要Tony可以和自己带着这样一个小镇里。

小屋里有毛毯,热咖啡,软沙发,留声机。

Peter甚至可以妥协买一只猫而不是自己更偏爱的狗。

如果Tony来找我我一定会跟他走。

Peter蜷缩在沙发上,闭上眼睛。

Tony第二次抬起手腕看到表上的秒针一颤一颤地画着圆圈后,叹着气在洗手间里转了一圈。

果然,Peter已经不见了。

其实男孩支吾着说要去的时候他已经猜到这个结局,Tony难得没有戳破这个蹩脚的谎言,而是放任那个黑色运动服的身影消失在人流中。

手机拨通了happy的电话。

自己助理的行动还是很迅速,Tony拿到Peter在纽约的公寓钥匙。

房间里很乱,一看就是主人离开的匆匆忙忙,窗外又开始飘雨,雨滴打在窗户上画出一道横斜的痕迹。

窗外的天是青黑色,Tony将手伸进裤子口袋,并没有碰到自己的烟盒。

在那封信之后他和Peter在一起的时候不再带着烟盒,犯烟瘾时也只会嚼上一粒薄荷糖。

可现在他的兜比happy还干净。

房间的地上一片狼藉,衣服乱堆在地上,桌子上随意扔着一个空了的牛奶盒,装土司的袋子,还有几块橘子糖。

Tony记得Peter特别喜欢这种橙色的小糖块,甚至还坚持不懈的想让自己也喜欢上那个甜腻腻的味道。

happy手中抱着一个箱子,脖子上夹着电话,笨拙的撞开公寓大门。Tony靠在餐桌上,橙色的甜味在嘴里晕开,内心计划着happy的健身行程。

“那孩子开走了他梅姨的老车,我们可以让Friday调用...”

“不用了。”Tony接过happy手中的纸箱,这是一个快递,看来如果不是男人的突然出现,Peter是准备继续在这里住下去。

“不用再管他了。”

也许Peter真的想和自己分手,也许他只是想要静一静。

Tony关好公寓的门确认它已经锁牢。

自己现在去找,那个孩子说不定会跑到更远的地方。

再给他一点时间。

————————
你们还记得我吗(〃ω〃)
是不是太长时间没写导致后面不知所云QAQ
希望没有毁掉它,烂摊子丢给M|ω•`)
接棒啦

评论(14)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