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戏先生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美好的文字送给最爱的你们

心头宝花花/葱葱/M

是颗墙头草还喜欢挖大坑

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粉丝

日常咕咕咕咕咕咕咕

【铁虫】Getaway Car [1]

三模使我现在才看到,呜呜呜M他实在是太棒了quq
我有点想现在就写(*/ω\*)
【孩子醒醒!中考!】

.Modlin:

·和@唱戏先生 联文
·分手梗
·HE,都谢谢戏子,不然我已经拿出大砍刀了
·可能之后有改动

-

男人看着Peter,逐渐有要走过来的意愿。

纽约的夜色向来不是安静的墨蓝色,也不会有月光的呼吸声,永远只是人群攒动,灯火交集,街头放着热单,屏幕上投射着本季度最昂贵的消费品。

这些都与男孩无关。他捂住手臂,向后退了一步。

蓝色混杂着热红的灯光在Tony脸上烙下痕迹,从眼角爬下来,他喉结滚动了一厘米,又回到原位。

他不敢靠近,因为他怕我逃跑。Peter已经开始不清晰的意识这样告诉自己。

“别动,”男人的声音向来带着不可抗拒的威严,让人能回忆起十几岁时被他逼迫着交出游戏机的紧张感觉,气息变得混乱无比。

他穿着灰色的外套,内里是灰蓝的棉质衬衣,Peter不知道他为什么系着领带,他很久不去关注男人的行程了。

Tony Stark,这样一个万众瞩目的人,怎么可能需要Peter Parker去关注。他周围有各式的姑娘,任何一个国籍,甚至任何一个人种,只要是他想要得到,或许他只需要打一个响指。

可男孩又为自己这样去主观论断他的为人而感到难堪。

他走过来了。

Peter低下了头,任由他粗糙的手指环住自己手肘,将小臂高高抬起,到两人都能看到的位置,“你自己看看,”他满是教训的口气,“看看这个,你自己弄的。”

新鲜的文身并不是在什么知名店家设计的,手法也极尽粗劣,本是想省点钱的,没想到看起来这么糟糕——小面积图案周围有渗血的迹象,黑色线条全都微微凸起,失去了男孩所期待的美感。

“我……”Peter还是想硬气一些,“这点决定我还做不了吗?还是说我就得全都听你的?”

Tony诧异地低下头直视他,万万想不到男孩居然对他也能有这种语气,本来看起来盛怒的架势也不经意放下来,他半开玩笑用拇指在文身上按了一下。

Peter疼得咬着牙别开头。

“这就是你做的决定?”

Peter也说不上自己算不算生气。

十四岁起男孩在他的科技馆打工赚零花钱,十七岁被破格录取进他资助的大学,十九岁成为他的技术助理,Peter了解他,就和他了解自己一样。

可惜年轻人有看不透他心思的时候,可对他而言,Peter从来比一杯水还要透明。

于是男孩很享受现在他的震惊,又不满他的戏谑调侃。

“我一直以为我教育的青少年没有叛逆期,原来是来得晚而已,”Tony没说错。十二岁Peter便离开家在外上学,自从男人发现了他,他的生活就完全在钢铁侠的监护下。

现在他已经二十岁。

中学的时候,男孩靠在别人书桌边,小声抱怨,钢铁侠,也就是个人而已,抽烟还喝酒,没收导生的漫画,没什么好的。

十八岁的时候,Peter却把写了两夜的信塞在了他西装口袋里。

Tony将男孩两只手背到身后,用左腕扣住,另一只卡在下巴上,将他按到潮湿的墙壁边,身子不断靠近压迫,直到他感觉温热的反应堆硌在锁骨,还因为喘息起伏着。

“我可真想惩罚你,我应该永远让你不到十八岁,不能随随便便就把自己喜欢的漫画文在身上,”年长男人的声音变得低沉,Peter只是动了一下,Tony就微笑着用手将他锁得更紧。

有行人走过去,男孩勉强偏着脑袋看着他们的鞋子碾着路面,留下深色的、雨后独有的鞋印。对面屏幕上的歌词又换了一张。

“你在说我?”脱开了右手,Peter忽然想咬他耳朵,终究是不敢,于是浅浅搭在他颈后,抓住他几缕头发。没打发胶,他深棕色的发丝看起来很乱,男孩忽然惋惜身边没有梳子。

Peter Parker,你肯定是疯了,这时候还想着什么梳子。他狠狠嘲笑自己一句。

“你失踪了三个月,我还以为你死了。”他盯着男人,看见这个家伙目光一闪,并没有辩解,也没有反驳。

“然后……”Peter想继续说,却发现Tony的手动了,从他身后挪到腰际随便系上的衬衫,解开,抖了一下披在男孩肩膀上,接着又一次恢复了方才刑讯的姿势。

“继续。”像是怕助理忘了自己断了的谴责,他提醒道,嘴唇上挑。如同观赏一场表演。

Peter不得不继续。

“然后你回来了。”

“没错。”

“你解雇了我。”

Tony皱了眉,显然,他记忆里没有这一段,其实男孩也没有,不过是希望他做出点反应而已。

“我没解雇你,是你自己消失了,我回到纽约,你就和个游魂一样,再也没让我找到。”

“这就是你失踪那三个月我的感受。你没解雇我,但是我联系上你之后,你对这次消失根本没有任何解释,你还拒绝见我。”

男孩的声音有些发抖,“没人会在回到工作岗位之后拒绝见自己的技术助理,你很不对劲,Mr.Stark。”

“技术助理?”男人笑出了声,摇摇头,“你想说的可不是这个。”

“我打算还不如就当作你……”

“当作我死了?”

说完这句话,两个人都没了回应。

男孩开始不喜欢这个十五度仰头的姿势,并且怀疑自己就要在Tony Stark意味不明的注视下失去控制。好在只是做了一个深呼吸,他就短暂平复下来。

“我没……”

男人忽然决定低下头来吻他。

空气是湿的。Peter恍惚间感觉到他胡子很久没剪了,磨蹭在嘴边皮肤上。就算知道他的生活没有传言那样混乱,男孩也猜得到他本可以吻得更深,完全拿走自己的理智,可是他没有。

他探进单薄柔软的嘴唇,留下一个干脆的结尾。以承诺的形式。

Peter不知道说什么,抬头看着他,他松开了手上所有束缚,让开一点距离,让男孩看得见整个街路的景色,不仅仅是他的脸。

“如果告诉你会让你觉得游戏公平一些,”他开始回答那些难缠的问题,“我找你用了半年时间,我几乎走了整个美洲,好在你看起来不像是会一激动就移民非洲的人。”

“你换了所有联系方式,留下了所有我给你的东西,后来我还听说你在新闻上看见我都需要关掉电视,”他脱下了外套,“告诉我,我有这么难看吗?”

“没有,”Peter嗤笑一声,摇了摇头,不去看他。

“先和我回家吧。”

依旧是那种语气。好像他高高在上,有资格勒令一切,从来不会犯错,也无需道歉。

好像他是无误的教义。

“可以,”男孩低下头小声说,“可是我得先到快餐店去一下洗手间。”




—TBC—

评论(19)

热度(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