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戏先生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美好的文字送给最爱的你们

心头宝花花/葱葱/M

是颗墙头草还喜欢挖大坑

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粉丝

日常咕咕咕咕咕咕咕

【杰佣】这只蝙蝠不靠谱(02)

#重生梗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第一篇戳→01







餐桌上,克利切表示自己一定是眼花了。

下午去参加游戏的四人面前一人一份逃脱甜点,这游戏真的没有bug吗?慈善家用力把刀子插入面前的烤鸡中,早知道今天就去了。

“克利切先生,你今天没有参加游戏实在是太可惜了。”艾玛刮下盘子里最后的布丁放进嘴里,含糊不清的吐槽,“裘克的脑袋仿佛被木板挤了,一整局都没找到我们。”

“艾米丽艾米丽,你说裘克该不会是是拿着木板往自己头上呼啊?”艾玛一歪头靠在旁边艾米丽的肩上,用勺子挖着医生面前的甜点。

艾米丽有些无奈的看着靠在自己肩上的女孩偷走一大块布丁塞进嘴里,“少吃点甜食,容易发胖。”

艾玛咬着勺子大声辩解道:“不是我特别想吃,我是为了艾米丽的身体着想!”

理由满分,我真棒。艾玛想着又奖励自己一大口艾米丽的布丁。

旁边的奈布突然抖了抖身子,端起自己面前吃了一半的甜点,冲着桌上另外四位歉意笑笑,大步走回自己的房间,甚至还落了锁。

没看见飞着的蝙蝠眼睛都绿了吗?不端回房间,难道要在其他人面前表演一个食物自行消失?

奈布:不能抢了瑟维先生的饭碗。

黑色的影子绕着盘子画圆,奈布抬头看看蝙蝠,又低头看看布丁,看看蝙蝠,又看看布丁...

剩余的所有布丁全部推远,疯狂转圈的黑影一头囊进布丁中,奈布在心里暗暗记了这个小家伙一笔。

罢了罢了,明天溜疯监管者。

日记本中艾玛的好感度上升到5%,人格点数也正好五点,刚刚够点亮一个天赋。确认点亮一气呵成,吃得正欢的蝙蝠抬起头凑过去一看。

受伤后声音减少100%

“...我以为你会点那个显示箱子或者救人速度加快。”

“我觉得目前最有可能上椅子的是我,而且地图早就背熟了。”

“只有点亮前一个后一个才能点啊!翻板加速翻窗加速不考虑一下吗!”

点数会有的,但不堪回首的往事就不要再有了。奈布想起上辈子小姐们的迷之微笑,感觉后背有点凉。

游戏的地点刷新在红教堂,转过弯就看见正在修电机的克利切。

艾米丽小姐和艾玛小姐不要出什么事才好。

奈布的手刚刚碰上电机,心脏的微微有了跳动的声音,可他选择继续偷电机,毕竟这里是墙角,监管者也许只是路过而已。身边的克利切也只是看了一眼自己的手电筒,手上的动作没有停下的意思。

都是溜过监管者的人,这点小心跳算什么

不过还不知道这局的监管者,奈布将头靠在墙壁上,希望能通过脚步声辨出监管者的身份。一阵低沉的圆舞曲调子传来,两个人同时炸机了。

克利切:艹!杰克!

奈布感觉自己的脑子轰的一下炸开,脑子里的地图仿佛被烧掉了,一瞬间不知道该往哪里跑。

脑袋晕乎乎的结果就是手上噼里啪啦的电流。

奈布:真是害怕杰克看不见有人炸机。

感受到克利切看鬼的眼神,佣兵表面非常冷静的拉低帽檐:“什么破玩意儿,哼得这么难听。”

心跳声越来越大,两人看看进度条归零的电机,交换眼神后选择分开逃跑。正当奈布的手搭在窗户边缘准备翻窗的时候,窗框的另一边出现一个白色的面具。

两个人脸贴脸愣了一秒,落在墙上看戏的蝙蝠终于忍不住不合时宜的笑出声来。奈布率先反映过来猛的一推墙壁反向冲刺,克利切的手电筒刚好照在杰克脸上。

皮皇与人皇之间的默契。

趁着杰克短暂眩晕,奈布和收起手电筒的克利切转身钻进废墟中。

总感觉杰克腰上少了点什么...

这会玫瑰手杖该不会还没出现吧?!

奈布在内心算起来——
∵杰克没有玫瑰手杖=没有公主抱
∴即使皮断腿也不会被抱着走红毯
∴此杰可溜

“克利切先生,你回去继续摸电机,我把他引开。”

奔跑中的克利切复杂的看了看奈布,刚刚是谁一听到杰克的哼哼就满手火花带闪电,把好不容易修了一些的电机炸回解放前的?

随后慈善家就看到那个佣兵熟练的将木板扣在杰克脑袋上,连翻两个窗户,站在那里冲着杰克做鬼脸,成功吸引了所有仇恨值。

克利切默默把手电筒装回衣袋,表示什么都不知道,谁炸电机了?反正自己没看见。

奈布靠在墙上看着杰克迈开自己的大长腿奋力翻窗,和一只绿色的大螃蟹没什么两样。

“丸子丸子,你还有别的能力吗?比如改变我们今晚的伙食?”杰克此时才翻完第第一个窗户,奈布抬头看着依旧赖在墙头上的蝙蝠。

“你...我...你又想吃什么啊!”彻底放弃称呼的蝙蝠丸子从墙上滚下来,想落到奈布头上,结果墙边的人却突然向一边冲刺,来不及反应的小蝙蝠啪叽摔在地上。

蝙蝠:*****

刚准备大动肝火,就听见奈布欠揍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喂!大螃蟹!不用找了就是你大剪子!在这呢!”

上辈子憋在嘴里的两个外号都叫出来了,奈布感觉身心舒爽。

杰克听到自己莫名其妙被起的两个外号愣在原地,随后突然心情大好哼着一首欢快的钢琴曲寻找脚印。看见刚刚跑走的求生者在自己眼皮底下光明正大偷电机。

奈布早就注意到杰克高大的身影,胸口的心脏跳的很厉害,可是花园里的板子多的是,还有两台电机可以摸。奈布觉得自己可以把杰克溜到开门甚至还可以摸开一个电机。

不过现在那个绅士站在不远处一动不动,但奈布明显感受到从那个白色面具下炽热的视线。

电机修了快一半,杰克才缓缓超走过来,一刀抓向还在坚持不懈开机的奈布,可是他砍到的只是奈布的残影。指刀撞击在电机上发出刺耳的摩擦声,奈布慢悠悠走到一块板子后面站着不动了。

看着杰克同意慢悠悠的步子,依旧瘫在一旁的蝙蝠表示这两个人一定是来教堂散步的。

一连三个板子都准确无误的砸在白色的面具上,奈布转身超另外一个板子跑去,杰克也不恼,还是慢悠悠跟在奈布后面任由他一通砸。

第四块板子依旧准确无误的敲在监管者的面具上,那白色的面具终于受不住这样的打击,碎成六七块从脸上掉下来,正在翻板的奈布一抬头就看到自己暗恋了一年多的脸,大脑瞬间当机冻在原地。

杰克手起刀落,被触发震慑恐惧的佣兵抱着头跪倒在板子旁边。

模糊的看见监管者细心擦拭绑在手上的刀片,奈布的心脏跳得更快了。

完蛋,玩脱了。



————监管小剧场——

杰克:抱歉小可爱,剪子和螃蟹可不是绅士的绝配。

——————————

杰克在线螃蟹翻墙
依旧想要  评论  !

评论(14)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