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戏先生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美好的文字送给最爱的你们

心头宝花花/葱葱/M

是颗墙头草还喜欢挖大坑

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粉丝

日常咕咕咕咕咕咕咕

【杰佣】这只蝙蝠不靠谱 (01)

#私设绑椅子回庄园,流血致死是真正死亡
#重生梗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几只黑乌鸦在头上盘旋,奈布躺在杂乱的草丛中,离他不远处就是一个狂欢椅,可惜已经被艾玛小姐光顾过了。

这局游戏求生者输定了。开局冒险家就连续三次坐上椅子直接飞天,玛尔塔在狂欢椅上的时间才刚刚读条,但是园丁艾玛已经挨了一刀。更何况这局的监管者还是杰克,加速移动的能力下艾玛小姐怕是撑不了太久。

背后的伤口已经疼到麻木,奈布最后的镇静剂也用光了,自摸是不可能实现的。他没想到杰克会把自己扔在这里放血,身体完全没有力气,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艾玛可以找到地窖的入口。

玛尔塔升天的同时艾玛也被放在狂欢椅上,又是一次大获全胜呢,杰克。奈布在心里默默吐槽,游戏结束后那些女孩发现自己没能回去,大概会有很长一段时间不会再找杰克要抱抱了吧。

还有弗雷迪他们,严重失血让奈布的大脑运转速度骤降,他甩了甩脑袋保持清醒,不顾一直戴在头上的兜帽顺着发丝滑下。这次杰克免不了被求生者们一顿臭骂了。

心脏的跳动开始加速,属于监管者的红光慢慢靠近,杰克的身形慢慢显露出来。

奈布的意识开始涣散,他努力对焦可是眼前的事物还是慢慢模糊。他好像看到杰克上衣的扣子开了两颗?大概是在奔跑中跑掉了,这可不像这位自诩绅士的监管者的作风。不过,还在快速移动的监管者好像在对自己喊什么,奈布猜着那依旧是杰克平时戏谑自己的话。

闭上眼睛,脑子里闪过最后一句话——

烦死了,心脏跳的这么快。

奈布重新睁开眼发现自己周围都是白色,只有面前漂浮着一个...黑色的丸子?

奈布犹豫了几秒,用食指戳了戳面前的黑团子,开口问道:“额...丸子先生?请问...”手指传来刺痛,面前的东西报复的咬了他一口,展开身后两个小巧的翅膀,大声叫嚷:“我是蝙蝠啊蝙蝠!你这家伙是眼瞎了吗!?”

奈布看着黑色的小蝙蝠绕着他飞了两圈,似乎还想继续转下去,只好捏住了小家伙的翅膀。“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我是死了吧?”

“那个...转世投胎的机器出了点小毛病,还在维修中。所有房间都已经住满了...”委屈的小表情和语气,奈布第一次知道原来蝙蝠的面部表情如此丰富。他往下拽了拽兜帽的帽檐,“所以我现在活不了也没地死?”

“可以这么讲...但我可以给你一次重新开始的机会要不要?”

奈布选择忽略面前那对快要发光的眼睛。

“为什么给我这个机会?”奈布觉得自己好像没有做过什么好事,甚至给了他一次重新开始机会。

“因为你死的很是时候,我不想再去修那个破转世机了!”小蝙蝠一脸理所当然,就差一双手叉腰了,“好了好了,我得快点,好不容易逃出来的。”

随着外面炸起的雷声,爬在桌子上的奈布惊坐起来,他记忆中最后一幕就是一个黑色的影子钻进他的眉心。外面的雨很大,窗子被风吹得吱嘎响,这是自己之前住的小屋,所以家具的摆放都是记忆中的模样。奈布摸索着点亮床头蜡烛。

“哇!!!”一个黑色的团子突然出现在眼前,眨巴眨巴眼睛看着奈布面无表情的脸,不满道:“给点反应啊!这样搞得我很傻!”

“油炸丸子,红烧丸子,醋溜丸子,炖丸子...”

小蝙蝠下意识缩了缩翅膀,意识到哪里不对,“我是一只蝙蝠!”

木门被大力敲响,门外站着一个浑身湿透的邮递员。

递过来的信封的样子奈布上辈子一直忘不了,是那个庄园寄来的。

奈布总算找到时间线了,上辈子这时候自己根本没有把这封信当回事,毕竟自己退役已经很长时间了。六个月之后无所事事的自己才重新注意到这封充满贵族气息的信笺,循着地址找到了那个庄园。

“其实你可以自主选择的。”小蝙蝠凑过来,“你知道去了那里会发生什么,现在你有了第二次选择的机会。”

“所以我做出了不一样的选择。”奈布将手中淡黄色的信丢在枕头边,吹灭刚刚点燃的蜡烛倒在床上。

“等雨停了我们就出发。”

小蝙蝠拿变成丸子打保证,这人脑子绝对坏了。

早上起来,奈布就觉得自己胸口闷闷的,上面好像压了什么东西。果然,一本类似日记本样的记事本上,趴着一只酣睡的蝙蝠。

都重成这样了还说不是丸子。

戳,戳戳,戳戳戳

奈布发现软软的蝙蝠手感还不错,便直接揉上去。

“我是你的宠物吗这么对我!”被揉醒的蝙蝠立刻炸毛,“亏我还送你个这么好的东西!”

看清本子侧面贴着的标签上的字,奈布就不想打开了。

人格是什么我不知道,但是前两个求生者好感度和监管者好感度是哪个意思?

“为了让你更愉快体验游戏,我特意研发的好感度!”小蝙蝠好像自我感觉良好,满脸骄傲,完全看不到奈布眼中摔本子的冲动。

“至于那个人格嘛,你自己打开看看。”

标着这人格的那一页上有个大标题——内在人格脉络。

上面一个一个天赋点都是暗的,奈布大体看了一下,理出一条自己需要的线路。

“这东西怎么亮?”

“还用说吗,赢得游戏胜利啊。”小蝙蝠停在奈布肩膀上,“这个本子包括我只有你能看见,放轻松,只要别被人当成自言自语的疯子就好了。”

奈布再次站在庄园的大门前,这一次他比上辈子早来了整整六个月,身边还多了一个叽叽喳喳的家伙。

庄园的第一批玩家有艾玛,艾米丽,克利切,弗雷迪。瑟维和库特大概还需要一个月,玛尔塔要等到四个月以后,特蕾莎和威廉已经是八个月以后的事情了。所以自己应该是第五个玩家,这样每天都会有一个人能休息,不用一周全勤。

“喂你可想好了,进去以后出来就难了。”蝙蝠的翅膀拍在奈布脸上,可奈布只是将它拨开,推动庄园的大门,不出意外看到了门口带着面具的夜莺小姐。

夜莺冲他点点头,“你的伙伴们在大厅等你。”

奈布深吸一口气推开大厅的木门,屋里的四双眼睛一齐落在奈布身上。

“奈布 萨贝达,之间做过佣兵。”

克里切突然爆出一声欢呼,自来熟搂住奈布的肩膀,“来新人了,我终于不用每天都泡在游戏里了!我是..”

奈布开始预言:克利切 皮尔森

“克利切 皮尔森,游戏很有意思,不用担心被监管者抓到坐椅子升天,过山车很好玩的不是吗?常不幸的消息是,就算你从大门逃生,兜兜转转还是会回到这里,不过晚餐后会有一份甜点,今天周三是...”

奈布继续预言:芒果布丁

“是芒果布丁皮尔森先生。”艾玛把目光从墙上的挂钟移开。

“游戏就要开始了,我不想迟到。”

奈布感觉到脖子上的手勒得更紧了。

和上辈子一样的套路,见多了。

“我参加吧。”奈布不想来到庄园的第一天就延续上辈子,每局前都要听克利切的长篇言论。

“好兄弟!”克利切计谋得逞,已经到嘴边的话瞬间咽回去,脚底抹滑溜回房间。艾玛还想去把克利切叫回来,被艾米丽拉住了,带着草帽女孩气只好作罢,气鼓鼓嘟囔着“怎么可以欺负新人”之类的话。

小蝙蝠瞅着奈布一脸坏笑,看在旁边有人,奈布只好用灵魂冲着这个黑丸子翻了一个白眼,顺便为自己祈祷一下。

不是杰克 不是杰克 不是杰克...

奈布站在圣心医院二楼感觉开局良好,毕竟没有几个监管者会上二楼抓人,还可以找一个密码机多的地方跳下去,方便遇见队友。

绕过几个地板的漏洞,奈布回头看了一眼角落滴滴作响的密码机,还是跑到二楼的裂口处准备向下跳。

扑通,扑通

奈布:幸运E buff持续叠加,去他的开局顺利,我要回去修电机。

一个红色的高大身影拎着一个火箭筒大跨步从楼下经过,朝着密码机密集的地方去了。

不是杰克,可以一苟。

等着心跳声渐渐变小,奈布跃下二楼,正好撞上了提着工具箱跑过来的艾玛。

“奈布先生...”艾玛也没想到奈布会从二楼跳下来,奈布抓住园丁的手超女孩来的方向跑。

“这里不安全,跟我来。”

靠着奈布对地图的熟悉,一路狂奔到最角落的密码机,奈布才稍稍放松警戒。

艾玛秒懂立刻开始修电机。

奈布盯着这难得的一幕,在内心感叹:现在多好,以后为什么拎着工具箱满世界找椅子。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你在溜屠夫的时候永远不知道队友在干什么。

“话说奈布先生怎么知道这里有电机?”

奈布抬头看看头顶一闪一闪的天线,重新把目光移回艾玛身上。

我是对地图熟但这不是你觉得我瞎的理由。

“啊,抱歉,我是艾玛,艾玛 伍兹,奈布先生可以帮忙一起修电机吗?两个人可以更快一点。”

“我比较容易爆米花...”

“什么?”

奈布猛的想起爆米花好像是玛尔塔看自己修电机的时候脱口而出的一个词,现在还没被发明出来。

游戏结束一定要把时间线好好梳理一遍。

“我不太擅长这个,比较容易炸机...”

“不试一试怎么知道呢。”艾玛往旁边挪了挪,给奈布让开一点空隙。

年轻的佣兵双手摸到密码机的那一刻,回想起四个队友轮番送人头找杰克抱抱时,自己独立修完五台电机被电流支配的恐惧。

然后他,炸机了。

随着左胸口心脏越来越剧烈的跳动,奈布转身把艾玛推到墙壁后面。

“我去引开他你继续修机。”

朝着红光奔跑的时候,奈布想起来究竟是什么不对劲了。

那个黑丸子去哪了???

此时裘克正好经过奈布所站的两墙之间,两人的目光就这么对上了。

确认过眼神,是可以溜的人。

奈布一个钢铁冲刺转身超刚刚跳下来的地方跑。

他记得那附近有个无敌点,顺便还可以找一找某只迷路的蝙蝠。

一团黑色软软的东西糊在奈布脸上,弄得他一个趔趄差点被火箭筒打到,好在无敌点已经到了,他转身放下木板,装作隔着铁罐冲着裘克抹脖子的动作把那团东西从脸上扯下来。

不出所料就是某该死的蝙蝠。

心脏还在剧烈跳动,奈布趁着身后裘克还在眩晕的时间冲向小木屋。

如果没看错艾米丽小姐刚刚贴着墙跑过去了,溜人的话要再远一点。

被木板砸中的监管者一个暴怒的踩坏木板,朝着奈布的方向开始冲刺。

轻生翻过窗户的奈布听见身后一声巨响,然后看见站在墙边揉额头的裘克。

墙上的痕迹准确的告诉奈布,刚刚的撞击有多猛烈。

突然有点不想溜他了。

终于喘过气来的蝙蝠落在奈布肩上,有点心疼的瞅着裘克,“你悠着点,游戏才开始一个月,裘克的情绪值就接近崩溃了,人家是新手,新手。”

虽然类似外挂的人格天赋一个没亮,这还是这辈子奈布参加的第一场游戏,可以说是刚上战场的萌新了。

可这萌新的外表下,是一个人皇的灵魂。还是属冬瓜皮的人皇。

相比刚刚接触一个月的裘克,自己好像才是欺负人的那一方。

对不起,我们人皇不需要良心。

蝙蝠:在裘克崩溃的边缘试探。

奈布:试探个屁一脚跨过去。

溜着身后的小丑监管者在木屋里跑了四五趟,不远处传来大门开启的声音。奈布又一次翻进木屋,站在木板旁边欣赏裘克滑稽的翻窗动作。

奈布:挺好看的,比某只腿长的螃蟹强多了。

红光打在脸上,板子也冲着那张也是红色系的笑脸倒下。如愿看到裘克抱住脑袋后,奈布在墙上猛推一把,朝着大门冲刺。

“这么拼命溜裘克为了什么啊,他现在还很...很..弱。”小蝙蝠看着木屋门口还在踩板子的裘克,有点心疼地把“傻”字咽回去。

“当然为了布丁!”奈布仿佛看傻子一样斜视着跟在自己身边的黑丸子,一推旁边的树。

小蝙蝠看着突然跑出去十米的奈布,大叫着,挥动自己的小翅膀猛追。

“我诅咒你再也吃不到甜点!”

奈布的背影好像更远了。

大门口,艾玛扯扯正在输密码的艾米丽的衣角,问道:“为什么这一局裘克都没怎么出现啊?”

“不知道,大概脑子被木板砸了吧。”奈布刚刚跑到,整理兜帽的同时淡淡来了一句。

脑袋真的被木板砸了的裘克:???

奈布一脸复杂的看着莱利和艾米丽架着想要跑回去看一看的艾玛走出大门,伸手抓住刚刚赶到非常想骂人的蝙蝠,塞进口袋里。

“刚刚冲刺飞挺累的,闭嘴歇歇。”

千言万语汇成口袋里的一阵骚动。

监管者剧场————
裘克:游戏体验极差!
杰克:我要出场!溜我也可以!
————

杰佣党费上交中
想要  评论  !(划重点)

评论(30)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