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戏先生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美好的文字送给最爱的你们

心头宝花花/葱葱/M

是颗墙头草还喜欢挖大坑

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粉丝

日常咕咕咕咕咕咕咕

【Newtmas】暗恋那点小事(一发完)

——今晚竟然写完了Σ(°Д°;
——最近迷上暗恋了quq

——

又来了,Thomas回头的一瞬间Teresa就移开了她从面前男孩起身开始便一直跟随的目光。

昨天乐队练习的时候,Teresa好像就用这种炽热的目光盯着他了。仔细想想,前天的体育课,大前天在食堂吃晚饭的时候......也不知道这个女人在想什么,现在甚至连Minho和Gally看他的眼神都变得奇怪了。

Thomas终于忍无可忍,手中的餐盘敲在桌子上发出不小的声音。

“你们就这么盯着我,是我把饭吃到后脑勺上了还是你们最近烧糊涂了觉得我不正常?”

Minho轻轻咳了一声,“不是我们觉得你异常,你现在的举动稍微...”

“稍微?他现在完全可以说是非常奇怪了!”Gally抢话道,“虽然这家伙没有旷课或者练习请假,可是他现在完全不和我们在一起活动了!”

“嘿bro,这说明不了什么,况且我哪里没有和你们一起活动啊。”

“Thomas,你刚刚就想端着盘子离开了,还记得吗?”Teresa拿食指点了一下Thomas的餐盘,“而且,你买了一个新的画本,几乎天天不离手,别告诉我你现在想好好学专业了。”

“我是美术专业的不错,好好学专业和每天都拿着画本不一样啊,嘿,不要动它!”Thomas拍开Minho准备翻开画本的手,没想到深黄色的本子从另外一边被抽走了。

“我觉得我们需要换一个地方聊聊,你们两个笨蛋吃完了没有?”Teresa拿着画本在Minho和Gally两人的脑袋上一人敲一下。

“我的意见有那么不重要吗?哎呦姐姐你小心着我的画本,都听你的行吗?”Thomas咧着嘴探起身子抢救自己的画本,被Teresa一个眼神瞪得又慢慢缩回去,被抢走画本的男孩紧紧抱住双臂缩成一个球,让自己看起来像是被欺负的同学。

“这事没得商量!”Teresa把画本往自己肩上一甩,“别装了我们都看了快四年了你还不腻吗?”

Thomas认命站起来,把餐盘哐当扣在Gally的餐盘上面,“谢了bro我知道你会帮我的!”

在Gally的脏话还没骂出口前,Minho站起来淡定的擦擦嘴,把自己的餐盘扣在最上面,顺手将Teresa的一并摞好,抬脚朝着Thomas他们离开的方向溜了。

Gally转头看看Minho离开的方向,又转头看看手中的一摞餐盘,再抬头环顾了食堂依旧挤在窗口黑压压的人群,满口的脏话嚼烂在嘴里。

——

本来就没几个人会来的老综合楼,眼下这个时间点甚至连一楼保管室的大叔也去食堂打饭了。Teresa将画本摊开在平常夹乐谱的架子,这间音乐室便是他们乐队平常训练的地方。

“哟。”Minho看着蜡黄的素描纸上有些凌乱的线稿,“没看出来啊,你这小子竟然真的喜欢Newt。”

“我没说我喜欢他啊,我就...就随便画画!”

“Thomas你还想狡辩吗?”一路小跑过来的Gally现在说话还有点大喘气,高大的男孩用手背随意地在脸上抹了一把,抓住自己汗津津短袖领口来回抖动。“或者你可以解释一下为什么每天中午坐在图书馆窗户下的原因?”

“最近那个靠窗位置上的人可一直没变,是谁来着?Thomas你每天都去那里应该比我们更清楚吧。”Teresa把画本从架子上拿下来,扔给Thomas,“别藏着掖着了,你那点心思都写在脸上了。”

Thomas扭头去看另外两个人,毫无意外收到了两道看智障似的目光,“OKOK你们赢了好吗,我投降,我的确喜欢他。”

f*ck,Thomas在心里暗骂一句。

Thomas暗恋Newt,全世界都看出来了。

——

学校的迎新酒会是无数人彻夜狂欢的地方,昏黄的灯光穿梭在人群中,一个个彩色的小圆点流动在学生们的脸上,到处都是贴在一起跳舞的男女,桌子上布着各式甜点还有不断的酒水供应。作为大一新生的Thomas必然是灌酒的主要对象,连续与无数新认识的朋友碰杯之后,他用胳膊肘猛的一戳身后的Minho,交换眼神后借着上厕所的理由逃离这个圈子。

洗手间的墙壁隔音效果很好,只是隐隐约约传来盖过人声的悠扬音乐。一捧凉水拍在脸上吸走了部分热量,Thomas看着镜子里自己依旧泛红湿漉漉的脸,清醒了不少。他确实喜欢也善于交际,但是自己的酒量....Thomas苦笑一下,再次打开水龙头。

洗手间的大门被人用力推开,一股比自己身上更浓厚的酒气飘进来,Thomas撇着嘴,从镜子里看到两个人跌跌撞撞走进来。准确说,是一个人拖着另一个人进来。

“早就告诉你少喝点,自己闻闻你身上这酒气。”

喝醉的黑人男孩被自己的脚绊倒,砰的一下撞在厕所的白瓷砖墙上。

“嘿,Fry Pan,还活着吗?”

“Err,需要帮忙吗?”Thomas又抹了抹脸上的水,出声询问。

“帮我把他扶到一个厕所单间扔进入就可以了,等酒会结束会有人把他接出来的。”金发男孩看到有人过来帮忙,一直紧皱的眉微微舒展,“这家伙实在是太沉了。”

Thomas架起Fry Pan另外一只胳膊,黑人小伙脑袋朝Thomas的方向一歪,干呕了几声,黄色的呕吐物溅落在黑色短发男孩的白色衬衫上。胃酸与酒气刺激着Thomas向后倒退几步。

“抱...抱歉伙...伙计”Fry Pan的酒醒了一半,说话时舌头还是有点打结。

“他抱歉个大鬼头啊!”回忆中断的Thomas胡乱摧残着自己的头发。“这可是我和我男神第一次见面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旁边的三人早已笑成一团,gally直接躺在地上抱着肚子一抖一抖地笑。

“怪不得你那天再也没有回来,回宿舍一看你还把衣服都洗了,我还以为你自己吐了呢!”Minho搓着眼角笑出来的眼泪,“不过后来你怎么顶着一身呕吐物,大老远走回宿舍?”

gally从地上爬起来,做了一个异常嫌弃的眼神,捏着鼻子怪声怪气,“你看这人,吐了自己一身好恶心。”然后又重新笑倒在地板上。

“感谢gally为我们教室的地板清洁做出极大贡献。”Thomas浑身无力的趴在桌子上。“Newt把他的西装外套借给我,并且给我留了手机号!我觉得从我看见他的金发开始,我就是个恋爱的傻瓜了。”

“你一次都没有打过电话?没有约他出来吃过饭?Thomas,你的交际能力去哪了?”Teresa把Thomas从桌子上扯下来,大幅度摇晃着他的双肩。

“我不敢啊!你想想我要是紧张到结巴或者说不出话怎么办,要是我做事太粗鲁怎么办,万一他拒绝我,万一他对我的第一印象只有被别人吐了一身,万一...”

“Thomas你现在就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女生,追个男神还这么墨迹。Teresa放开Thomas,“不过我劝你下手最好要快,你猜猜物理系男神会有多少追求者?”

“然后你就知道你的情敌数了,祝你好运bro。”

——

Newt第六次望向窗外的时候,Alby合起自己手中的电脑。他快被老师留的两篇论文逼疯了,现在就连坐在自己面前的朋友也开始举止异常。

“在等人吗,Newt?”

“嗯?”Newt回神,他觉得自己向外看的动作已经很轻了。

“你的目光至少飘到窗外六次,当然也许还有我没发现的,这可不是你看书的风格。”

“你多心了,我只是今天状态不好。”

“你不会谈恋爱了吧?每天中午都过了抢这个窗边的位置,等哪个幸运小姑娘的情书啊,竟然追到了我们系的男神。”自从Alby认识Newt,他就没见过自己这哥们牵过小姑娘的手。

真是白瞎了那一抽屉一抽屉的情书。

“你又在打趣我了,”

“要是真的该有多少人失恋啊,Newt你知道你把一个学弟都迷住了吗!”

Alby看着眼前一动不动的人感觉自己有时候可能在和一块死木头说话。

“我听Teresa告诉我的,也是大一的,我和她在广播室见过面,那个喜欢你的学弟叫什么来着...T...Thomas!”

Newt连眼皮都没抬,“要是写不下去了就去找Fry Pan踢球,我对运动和你这些八卦可是一点都不感冒。”

“...木头做的家伙,帮我把电脑带回宿舍,该死坐这么长时间腿都麻了。”

“知道了,一会图书馆人多了不知道得有多少人瞪你。”

“Fry Pan被管理员大妈扫地出门三次,可我一次都没有。”Alby一乐,将笔记本装好在包里,边往外走边掏出手机拨通了Fry Pan的电话,“你们在哪踢球呢?等我一会啊...”

Newt松了一口气,自己衣柜里挂着的西服还是Thomas洗好还给他的。

那天自己的手机突然打来一个陌生的号码,本来想直接挂掉的Newt却错摁了接通,那边充满大一新生活力的声音传过来,“是Newt学长吗,我是Thomas,请问你现在在宿舍吗我想把西服外套还回去,嗯,就是在舞会洗手间借给我的那件...”

对面越来越小的声音让Newt有些好笑,在确认过宿舍不算太乱,不会给自己造成什么不好的印象之后,报出了自己的房间号。

有节奏的敲门声与Alby他们疯狂的砸门形成鲜明对比,Newt立刻对这个大一的学弟好感翻倍。他对着镜子整理一下自己的头发,打开宿舍的门。那天被Fry Pan吐了一身的学弟清爽的站在门外。

“那个...啊学长这事你的衣服!”Thomas的动作突然僵硬,衣服被塞在Newt怀里。

Newt看着眼前学弟通红的耳尖和紧张抿唇的嘴巴,笑着问了一句:“看你紧张的,我有这么可怕吗?”

“不是的学长!我只是...只是不知道怎么和学长说话而已!要到点乐队训练了,我得赶快走了。那个学长再见!”眼前的男孩一溜烟跑没了影。Newt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这才中午十二点半,有这个时间点活动的社团吗?

不过乐队,Newt想到了一直放在宿舍角落的贝斯,下次见面再和他聊聊吧。

等了一周,Newt也没有再收到这个叫Thomas学弟的电话或短信。可是,Newt躺在床上想了半天也没有想明白,Thomas为什么不联系自己,反而中午蹲在图书馆窗户旁边?

不过自己竟然会为了这个每天都会提前坐在那个位置上,还装作一副完全不知情的样子。

真是着魔了。

图书馆里陆续有着椅子被拉开时轻微的摩擦声,Newt又回头寻找图书馆的大钟表,再次向窗户外面看了看,确定没有找到自己想见的身影后,拎起Alby的电脑包,离开了这个沐浴阳光的位置。

今天没有来呢,希望没有出什么事。

——

暑假时期的校园已经没有多少人了,Newt独自坐在空荡的图书馆里,管理员坐在门口的沙发上打盹,不时传来一阵嘟囔与鼾声。

风起了,窗外响起纸页翻动时哗啦啦的声音。

这个可爱的学弟从来没有弄出过声音。

Newt把书扣在桌上,站起来,趴在窗台上。

Thomas靠坐在墙上睡着了,铅笔滚到一旁的草地上,手中画本被风吹得一页一页翻过。Newt认出上面铅笔勾勒出来的线条所组成的人。

男孩的黑发还有些湿漉漉的,Newt深吸一口气,嗅着Thomas发梢间洗发水的清香。

Newt喜欢一个大一的学弟,全世界只有他自己知道。

——

Thomas被学校钟楼的报时叫醒了,他扶着墙从草坪上站起来,一张小纸条从他的画本上飘落。

“宿舍里的人都走光了,明天约着一起吃个饭吧。”

纸条最后没有署名,但Thomas已经猜出来了。

Thomas将纸条夹在画本里,如果Minho他们在的话他一定会炫耀半天的。

暗恋这种小事,两个人知道就好了。

————————
希望你们陪我玩给
我只想要评论quq
太晚了没法捉虫希望大家帮我看看quq
靴靴

评论(9)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