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戏先生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美好的文字送给最爱的你们

心头宝花花/葱葱/M

是颗墙头草还喜欢挖大坑

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粉丝

希望有一天我们能再相遇

【铁虫】地下室的收藏盒(短)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bushi)
——为了更文我连午睡都放弃了你们不夸我吗?





“Tommy!去地下室帮我找一下我的园艺剪好吗?”

趴在院子落叶堆里的男孩抬起头,四处张望,“OK mom,我刚刚找到了一片超级棒的落叶送给祖父!”

那确实是一片漂亮的叶子,火红的外表上镶嵌这金黄的纹路,Tommy觉得自己从哪里见过这样的配色。母亲又在催他了,男孩把叶子平铺在旁边摊开的书里,夹在腋下溜进地下室的铁门中。

老旧的灯泡在黑黑的地下室里闪着昏黄的光,Tommy将书放在旁边生锈的铁架上,踮起脚去够箱子最顶上的园艺剪。

触摸到园艺剪的一瞬间,Tommy重心不稳向前歪倒,一下子扑倒了面前一摞的箱子。最上面的箱子口被摔开了,自己小时后玩的已经掉色的美国队长的仿真盾牌滑出来,露出里面一个暗红色的盒子的一角。

Tommy扒开盾牌扔在一边,抱出那个盒子。

盒子一看就是很久都没有被碰过了,上面的灰盖了厚厚一层,Tommy鼓足了气朝盒子吹气,被吹起的灰尘飞起来,呛得男孩重重咳嗽两声。

“Tommy!还没有找到吗?”母亲的声音从外面传出来,Tommy把盒子揣在外套里面,捡起园艺剪就向外冲,中途又退回来拿起那本夹着落叶的书,隔着衣服拍拍怀里的盒子,确保它安放好后向着母亲说话的方向跑去。

将园艺剪递到母亲手上后,Tommy无视了身后“注意安全”之类的提醒,一路狂奔到自己祖父的房间。祖父Peter·Parker依旧像往常一样,倚在两个罗起来的枕头上,带着老花镜看着一本莎士比亚诗集——他最近尤其喜欢莎士比亚。

Tommy将自己手中的书轻轻放在床上,趴在Peter枕边,“看祖父,”男孩从书中翻出落叶,“这是妈妈扫出来的落叶中最漂亮的一片。”

Peter慢慢摸着Tommy的小脑袋,将落叶夹在诗集的扉页。“颜色很漂亮,我很喜欢,不过下次不要再趴在落叶堆里给我照书签了。”

最后这句话Peter说过好多遍了,Tommy从来没有听过,小男孩照样每天都要趴在落叶堆里,就像自己十五六岁时从来都不呆在属于自己的灰色区域一样。

“祖父,你给我读诗吧。”

“We'll talk of sunshine and of song, ”
“And summer days when we were young,”
“Sweet childish days which were as long.”

Tommy喜欢听自己的祖父Peter读诗,只要他调皮的时候,他就会被拎到祖父身边,“终于找到一个地方能让你安静下来了。”母亲是这样说的。

Tommy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又往Peter身边凑了凑。怀中的盒子里的东西发出碰撞的声响,打破了诗的节奏,Peter停下来冲他笑笑,“听起来你怀里藏了什么宝贝,能给我看看吗?”

“就是从地下室发现的一个盒子。”Tommy小心翼翼的从怀里掏出那个深红色的收藏盒,放在耳边摇了摇,里面的碰撞声有一下没一下的,好像下面铺了什么布做得东西。

床板发出吱嘎的声音,Peter往床边挪了挪,伸出手好像要去接盒子,却又在触碰到的瞬间触电般缩回来。“啊,这是我年轻时候的收藏盒,你打开看看吧。”

里面是一些七零八碎的小物件,Tommy勾出一串项链。从外观上看,这项链有一些时间了,在普通不过的链子上挂着一小块碎片在普通不过的链子上挂着一小块碎片。上面的斑斑锈迹分明是带了很久的痕迹。

“这个项链原来从不离身吧。”Tommy将项链递到Peter手中,“为什么又不带了?太老了吗?”

一连串的发问Peter一个都没有回答,指肚摩擦着碎片上一点淡淡的蓝色,自顾自的张口。

“这是当时我能找到的最完整的一块了,我还以为弄丢了。”

Tommy被这句话搞得有些摸不着头脑,他觉得自己好像也知道这片碎片原来究竟在什么地方,可是他就是想不起来。男孩决定把注意力集中在盒子上。展开掉在盒外的一张老旧的黄灰色的半张纸,边缘裁得一点也不整齐,有些地方的文字也被撕掉了,大面积的印刷已经掉色,留下一道道深黄的折痕。

“hero...save New York.....10years ago....”

“cool!是最后一次外星飞船登陆地球的那场战争?还是十周年纪念的报纸!”Tommy从床上跳起来,高举着报纸希望看到更多的单词,“我记得有个紫色的光头,叫什么来着?”

“thanos.”

“thanos!yeah,那场战争过后纽约几乎可以说是重建了不过...”Tommy盯着自己祖父满是皱纹的脸,突然对这件自己最感兴趣的事情没了兴奋。“我很抱歉祖父,我忘了...”

“没有关系的,我那时候也不过才十六七岁。现在想想自己当时的经历,那句话怎么说来着——酷毙了?”Peter咧开嘴角,好像找到了新玩具的小孩子一样把收藏盒拉进了一点,继续在里面翻找。

Tommy觉得祖父Peter现在应该哭才对,知道为什么,有可能是从提到这件事情后祖父一直在颤抖的身体上感受到的。

祖父一定失去了很多东西。

“这是钢铁侠的头盔吗!”Tommy捧起这个收藏盒里块头最大的战衣零件。“也是仿真吗?怎么掉漆这么严重啊!这块都凹进去了,撞坏的?。”

一沓也像是从报纸上裁剪下来的照片从头盔里散落。

这些照片明显是经过细心裁剪的,每一张上面的主角都是Tommy熟知的超级英雄spider man。

“没想到祖父也是他们的粉丝啊!”Tommy从这一沓中挑出几张带有美国队长身影的照片,“这几张可以送我吗?这些在网络上根本找不到。”

Peter闷闷的嗯了一声,老人的额头抵在头盔的额头部位,冰凉的触感不听刺激着他的大脑,想象着里面人的模样。

眨眼时呼扇的长睫毛,藏有银河的眼睛,亲吻时会扎到脸的小胡子

Tommy将照片塞进自己上衣的口袋,没有抬头,他拽住箱底铺着的露出一角的红布。

摸上去的触感又不像是普通的布料,上面貌似还绣着纹路,Tommy好奇心大增,将手里的东西拉出来。

“my cod,祖父这可是蜘蛛侠的...”声音戛然而止,Tommy看着靠在头盔上一动不动的花白的脑袋,还有手里的面罩,口袋里的照片,祖父无法移动的双腿。

Tommy觉得自己不需要再继续提问了,这时候沉默完胜自己匮乏的语言。他将东西一件一件重新放回盒子,包括口袋里的照片,习惯了大大咧咧的男孩第一次做事情轻手轻脚,动作便显得有些笨拙。

许久,Peter抬起头,“看到角落的轮椅了吗,能推我出去走走吗?”

今天的天气很好,不然母亲也不会把整个下午都泡在后院做园艺。长时间没有出门的Peter眯起眼睛,用手挡住了照在眼睛上的阳光,嘟囔抱怨着阳光的强烈。

老人的通病。

轮椅的大轮子碾过刚刚修剪整齐的草坪,停在树下。

“巡逻的好日子,”Peter又开始冲着Tommy挤出笑纹,“不过现在对我这种老头子来说太亮了。”

“太浪费了,是吧。”Peter没有等待Tommy的回应,有低下头,看样子是在对手里的头盔说话。“我原来就劝你出门走走,纽约的天气还是很好的,至少比起我们上次去伦敦好多了。”

这里本该是两位老人的,两个老头子摇着椅子,也许会耍点嘴皮子,或许只是在秋日还带着暖意的阳光下午睡,很有可能会有更多的老人聚在这里。谁又能想象到他们年轻时竟然是自己心中的英雄呢。

Peter自从老了就开始嗜睡,现在已经开始小幅度点头了。Tommy把靠垫放的在祖父脖子后面,白色的衬衫上项链反射着刺眼的光,Tommy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觉得这片碎片如此熟悉,也想起来树叶的配色到底出现在过哪里。

那个男人,一直都在祖父的生活里。

很有默契的,Tommy和Peter都没有再提这件事情,那个盒子有重新被放在地下室的纸箱子里,还封上一圈胶带。

直到Peter去世下葬的那天,Tommy突然疯了一样跑回家里,在地下室里重新找到那个盒子,在亲友有些怪异的眼光下,一并放进了祖父的棺材。

他们都不明白。

Tommy记得自己那天在冰凉的石碑前站了好久,久到双腿几乎失去知觉。

祖父会好好的。

男人来接他的男孩了。

——————
摸鱼短篇
掉粉了极其不开心(*'へ'*)

评论(26)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