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戏先生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美好的文字送给最爱的你们

心头宝花花/葱葱/M

是颗墙头草还喜欢挖大坑

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粉丝

日常咕咕咕咕咕咕咕

【铁虫】If you cry(01)

哈哈哈和小可爱@雪晰 的联文【啾咪咪雪晰】
普通人T×精灵P
相信我们一定会是HE(o°ω°o)




"But if you wanna cry, Cry on my shoulder

If you need someone Who cares for you

If you’re feeling sad your heart gets colder

Yes I show you what real love can do "


Tony揉了揉昏沉的脑袋将手搭在了沙发的扶手上将身体撑了起来,随手关掉了滋啦作响却还在放出过大音量干扰着他耳膜的收音机。

电台的人还算敬业,暴雨天气放这种歌是比较应景,不过悲伤一点罢了。

窗外的雨点急促地打在玻璃窗上,炉子中的柴火被烧的啪啦作响,Tony走到窗边,向外看去,一道闪电劈开黑色的天空,消失在小镇对面那座大山的上空。山顶隐隐约约闪烁着光影,不知是什么东西在发着光。透过满是水纹的玻璃,Tony觉得又好像是映在窗上的炉火,他转头看向书橱上那张老到泛黄的照片。

那是他小时候的照片,stark家族在小镇里一直都是做买卖的商人,像一条通道,联通了小镇与外面的世界。当地有一个民间传说,对面的山上住着一群精灵,它们有着不死的寿命,带着一头美丽的银发与一双蓝色的眼睛,美得震人心魄。他们负责着掌控世界的法则,却因为神的旨意不被允许拥有着强烈的情感,眼睛中的蓝色是他们被锁住的泪水。精灵哭泣便可以拿回自己被封印着的感情,但是却要被逐出家园,成为“堕落者”,失去那精灵的银发与蓝色眼睛,失去——几乎永恒的寿命。

Tony揉了揉酸痛的眼睛,回想起幼时自己蜷缩在爷爷旁边,一遍又一遍听爷爷讲这个古老的故事,被里面讲述的神奇物种吸引了自己的注意力。自己当时好像还许下了想养一只精灵的愿望?Tony抚摸着照片上自己稚嫩的脸,嘴角不自觉的翘了起来。

"我当时还真是够傻的。"

木床因为重力吱吱嘎嘎抱怨了几声,不一会又恢复了平静。远处的山头,一颗星星混在乌云中快速溜去。

Tony是被邻居家的鸡鸣吵醒的,五点的准时闹钟,一生又一声的接连不断的干扰着自己的睡眠,这也是他从小到大都在抱怨的事情。

"当时他们怎么不想想住在山里面?"

Tony随意抓起桌上的面包,叼在嘴里给自己冲咖啡。这么简单的早餐还被曾经来做客的Steve打趣赚的钱都花在哪里了。

啧,好麻烦。

Tony拿起了咖啡杯,将剩余的棕色液体吞咽入腹,看了看窗外因为雨渐渐的止住,漆黑的天空终于放出了微弱的光明,他抓起挂在门边衣架上的外套,拉开了门向外走去。

山里的空气还未拖去雨后湿润的气息,带着少许青草的清香。鞋子踩在还未干涸的漆黑泥土上留下一串不深不浅的脚印。Tony向附近望了望,想寻找一根合适的树枝,以方便于接下来的登山。无意间的瞟过,一根较为粗壮的断枝吸引了Tony的视线。

那种程度粗的树枝是不可能仅仅靠雨就可以折断的,一定是什么东西,击中或者砸到了它,才能够给它造成这样的创伤。

Tony隐隐约约的看到草丛种有一抹不属于这里的白色,因为自己的好奇心,他上前去小心翼翼的扒开了灌木丛,意外的发现了一个银色的小脑袋。

银色?!

Tony稍稍靠近了几步,以便于可以更清楚的观察。看身形大小应该是不会超过20岁的孩子,若真的如那个传说联系起来,答案也许会不一样吧。

他俯下身轻轻撩起男孩略卷的银发,果不其然看到了藏在头发后面不同于常人的略尖的小耳朵,Tony注意到男孩微微抿起的淡粉嘴唇,嘴角旁边有一大块擦伤的痕迹,微微肿了起来。Tony将视线转移到了他的身体上,他的腹部好像被什么东西伤到了,白色的衣服染上了一大块黑红的血痕。

从天上坠下来的精灵吗?

Tony将双手穿过了男孩白哲的脖颈和修长的腿弯,稍稍一用力便将他托了起来,意料之外的轻。他向下山的方向望了望,沿着自己来时的脚印往回去的方向走去。

幸好时间还算早,街道上还未有行人路过,不然Tony抱着一个孩子回来的事情绝对会传遍大街小巷。

男孩被轻轻放在床上,床因为重量略微的凹陷了下去,Tony离开了卧室转身去找医药箱来给男孩包扎。

既然被我捡到了,就不可以再回去了。

刺眼的白光,雨点打在身体上的触觉,震耳欲聋的雷声,Peter站在包围圈的外面看着精灵长老们驱逐着刚转变不久的“堕落者”。

"你们,有精灵的力量又能怎样?"

被包围的精灵已经伤痕累累,身体因为无力而微微摇晃着,两串血珠从他的眼框流出,顺着脸颊慢慢滑落到了他因为绝望但控制不住翘起的嘴角上,鲜艳的血红色吸引了Peter的注意力。

几乎是一瞬间,一道白光径直朝着Peter所在的方向袭了过来,中间的精灵惊叫着纷纷闪身躲开这道“堕落者”带来的临死反抗的攻击,Peter死死的被那两行血泪抓住了视线并没有反应过来即将到来的,致命的攻击。直到一声惊呼才将他拉回自己的世界,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他能做到的只是偏转了角度使白光无法击中他的致命点。

闭上眼睛的时候,Peter脑海中是闪现而过的自己看到的鲜红血泪。

使他无法忘记的颜色。

哭过的精灵无法再次哭泣,只能以生命为代价,泣下鲜血。

为了和人类在一起,哭都可以哭,还能怕什么?

Peter猛的从床上坐起来,却因为扯到伤口吃痛的放松了紧绷着的身体。

"额....你好,我是Peter。"

Peter看到离他不远处的身影影,略带尴尬地向男人打着招呼。

"这里,是人类的居住地吧?"Peter摸了摸自己疼痛的地方,却摸到了包扎在他身上的绷带。头一次见到人类的东西,奇异的触感使他好奇的摸了几下这白色的物体。

"你是精灵。"Tony起身离开了椅子,站起了身子居高临下的看着面前的男孩。

"这么明显的事情,你都说肯定句了,还问什么?"Peter略微撑起身体靠在了背后的枕头上,打量着这个救了自己的男人。

略棕的黑发,宛如汇集了星空的棕色的眼睛,从未见过这种发色和眼眸的人,引起了Peter的好奇心,控制不住的多往男人的眼睛与头发看了几眼。

Tony迈快步子往柜子的方向走去,从里面掏出了几瓶未开封的药水放在了医疗箱里。

Peter用自己蓝色的眼眸死死的捉住Tony的身影,眼神跟着他的移动而变换着方向。Tony实在是受不了被人这样注视着了,忍不住走上前伸手弹了一下Peter的额头。

"臭小子你这样看着我到底想干什么。"Tony无奈的看着他。

Peter抬起头看着Tony,窗外照进的光映射进他的眸子,反射出的光使他的眼睛多了几分灵动。一瞬间,Tony的思绪反复都被那片蓝色吸了进去,大脑一片空白,脑海里回荡着那片蔚蓝。

像大海的颜色。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男孩的声音应时的响起拉回了Tony的思绪,然而男孩并不知道他刚刚在想些什么。

"Tony stark。"

"你叫Tony啊。"Peter看着Tony因为听到他挑衅的语调突然黑下来的脸,狡黠一笑"我都100多岁了,你应该比我小吧。"

Tony看一眼那如同蔚海一般的蓝色眼睛,握着医疗箱的手不禁加了些力道,仿佛决定了什么。

"伤好之前,你住我这吧"

————————
求助:和联文伙伴老是散伙怎么办,我和雪晰已经散伙5次啦

戏子彻底闭关哈哈哈,下周五见【挥手】

评论(6)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