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戏先生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美好的文字送给最爱的你们

心头宝花花/葱葱/M

是颗墙头草还喜欢挖大坑

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粉丝

希望有一天我们能再相遇

【铁虫】 sweet vodka(01)

——凛冬边缘的造型的pp
——三刷凛冬后的产物
——车要慢慢的开往城市边缘






Tony横躺在窗边的加长沙发上,拎着空空如也的伏特加瓶子的手耷拉着,旁边桌子上的铁框里,歪斜着几瓶未开封的酒。屋里地毯上也散落着无数空酒瓶,炉子内的火疯狂吞噬着木柴,发出霹雳吧啦的声音。

Tony无聊的看相窗外,毕竟这里可是西伯利亚北端一个偏僻的小镇,常年积雪而满眼单调的白色,根本没有什么事情值得消遣。

一个黑色的圆点抓住了Tony的眼睛,隐隐约约听到厚砖块外汽车引擎的嗡嗡声。

新住户?Tony从沙发上站起来,盯着窗外。车子缓缓停在对面房子的前院,在平整的雪上压出一道痕迹。一个胡子拉碴的中年男性从车上跳下来,大力摔上驾驶座的车门,绕道车后面打开后备箱。

对门那个老女人总算把房子卖掉了。

Tony从宽大的羽绒服与后备箱的缝隙里找到了一个小脑袋。后车门被费力推开,一个红色影子陷入雪中,在一片白茫茫中格外显眼。

Tony上下打量那个后下来的男孩,头上棕褐色的小卷毛明显是经过打理,皮肤白白的,一看就知道没怎么经受太阳的曝晒,深红色的加绒运动服与男人一比有些单薄,还有被他抿得有些发红的嘴唇。

Tony烦躁地打开一瓶酒,一口气干掉半瓶。今天炉子烧的有点热了。

那个男人掏出钥匙打开了对面房子的门,被屋子里的灰尘呛得打了个喷嚏。Tony看到他对着男孩指指点点,两人一起将车上的的东西全部搬进屋子里,大门被重重关上,眼中的颜色消失了,Tony只好从新瘫倒在沙发上昏昏欲睡。

他是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的。Tony顺着窗户看下去,一眼就捕捉到男孩红色的外套。

“有什么事?”Tony靠在门框上,盯着门外的父子俩。

“我们是新搬来的邻居,Eliot,这是我儿子Peter。”

红衣男孩抬头看了大人们一眼,随即又低头注视自己的鞋子。

“Tony·stark。”

“家里灰尘太多了,我想先把这孩子寄在这里,等我收拾好了再回去,不会打扰到您吧?”

“当然不会,你们还需要清理工具吗?我这还有原来搬家的存货。”

“不必了,那Peter就先拜托你了。”

Peter被一把拽到Tony面前,他爸爸拍了拍他的肩,回了房子。

“所以,你叫Peter对吧?”

男孩带上门,点点头做回应。

“想来点伏特加吗?”

“我不喝这种带酒精的东西。”

Peter不经意憋着嘴,也不看Tony。

“明明是个小孩却想装成熟。”Tony捏起Peter白净的脸,强迫他看着自己。

“你知道这里都住着什么人吗?”

“我不管这里住的是人是鬼,放开我!”

“你这种暴脾气很符合外面那群人的胃口哦。”

“别碰我!”Peter用力甩开Tony的手,向后退了几步,脸色明显又白了几分。

“骗你玩的,这镇上根本没几个人。”Tony冲着男孩做了一个wink,“到楼上去吧,哪里比较暖和。”

Tony转身上楼梯,他明显感觉到男孩与他一直保持着五个楼梯的间距。

有意思的小男孩。

“天哪,你可真能喝。”

来到二楼的Peter最先看到的便是满地的酒瓶子。

“在这种鬼地方只有酒才能真正让你暖和起来。”

Tony从地上捡起几个空瓶子扔到墙角。

“到时候收集起来扔到后山,剩下的就是暴风雪的事情了。”

Tony没有听见鞋子踩在毛毯上的声音,他回头无奈的看了一眼还站在楼梯口的Peter。

“过来坐,我又没想着吃了你。”

就算有这个计划也不是现在。Tony在心里默默补了一句。

“额…我觉得站在这挺好的,实在不行我可以回去帮我爸爸…”

Tony从Peter家二楼的窗户看进去,虽然看到的不多,但仔细观察还是可以瞧见家具上的灰尘。

“那是你的房间?二楼那个,我看到你爸爸把你的东西搬进去了。”

“原来是的,现在我要换房间了。”

“那我真是太失望了。”

Peter在门口转了几圈,索性坐在暖炉旁的小圆桌上,修长的手指有节奏敲着炉子上的水晶骷髅。

“这东西还蛮酷的。”

“至少比你酷。你多大了?”

“十六。”

“看起来还要再小一点。”

“我身份证上写的很清楚。”

“你是来度假的?”

Peter的注意力现在完全放在炉子上面各式各样的小玩意上,鼻子哼了一声做回答。

“你为什么会和你爸来这种地方?这里在网上可不会被标为度假胜地。”

“我爸和我妈离婚了,这次回来探看他,他说这里曾经是他工作的地方。”

“好吧,祝你玩的开心,你爸在下面叫你,记得把门关好。”

Tony面朝窗外没有回头,他挥着手,表示自己不送了。紧接着身后就传来皮靴跺在楼梯木板上的声音。

“额…”Peter下了几节楼梯后停下来,把头扭回来。

“很高兴认识你,Mr.stark。”

Tony从窗户的倒影中看着Peter把他那双好看的手插进红色运动服的口袋,消失在楼梯口。

“Me too.”

Peter一出来就被灌进脖子的冷风吹得打了个寒战,他将大门重新关好,缩着脖子小跑进了自家敞开的大门,中途还冲着窗边的Tony挥挥手。

“dad,我的房间在哪?”

“楼上左边的房间,开着窗户的那个。”Eliot正倚在墙上擦拭着一杆猎枪,Peter的脚停顿一会还是踏上楼梯。

房间果真是Tony看到的那间,Peter看到对面的Tony冲他抬抬酒瓶,脸上掺杂着几分戏谑。男孩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只是关上窗户并顺手拉上了窗帘。

窗前的Tony看着Peter一系列小动作,重新坐回沙发上,摇着瓶底仅剩的一点酒。

“说好的换房间呢,kid。”

评论(11)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