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戏先生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美好的文字送给最爱的你们

心头宝花花/葱葱/M

是颗墙头草还喜欢挖大坑

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粉丝

希望有一天我们能再相遇

【铁虫】take you home (1)

——战争背景
——挑战中长√





Tony像往常一样,走在新兵训练营的基地,训练营的节奏很快,一波经过训练的新兵被派去前线,又会一波未经磨炼的新兵接上。

那些出去的人要么在胜利的号角吹响时活着回来,要么变成残体断肢用破麻布抱着回来,又或者真正回家的,只是一件侥幸逃脱的军装罢了。

但是Tony还是在不少士兵的脸上看到了懒散。

呵,新兵,Tony觉得自己应该向上面提交报告了。

“Tony,你的来信,还附赠一个——充满活力的包裹。”一个白色的信封的虚影打断了Tony的思考,晃动的信封后面是Steve一贯温和的笑脸。

“给我的?”Tony接过信封,整齐的撕开一边,将里面的白纸展开,看着顶上的字皱了皱眉,又将信重新叠好,放回信封。

“我知道他们为什么写信给我了,我的活力包裹呢?”

“在你的办公室门口,回去看看吧。”Steve朝着Tony办公室的方向抬抬下巴,“你们科学组一天天事儿真多,昨天Banner就签收了一个大箱子。”

“Banner?god他又在我们的实验室里搞了什么。”Tony绕过Steve,往回走。“改日见Steve,再聊下去,我怕包裹会跑了。”

Peter坐在自己的行李箱上,自己刚刚被Mr.Steve扔在这个大门前,说是要去找什么人,Peter只好一个人在这个空旷的走廊里,用视线到处乱碰,直到走廊里出现了脚步声。

“Holle,kid。”Tony拐进走廊就看见这个男孩了,坐在一个有他一半高的箱子上,打着卷的头发乖巧地待在头上,眼睛像是只灵动的小鹿,四处乱看。

“Err…Mr.stark?I’m Peter,Peter•Parker。”

“OK,kid,这么看来他们已经告诉你我的名字了?”

“No sir,没有任何人告诉我来这的目的,名字我是在门边的牌子上看到的。”Peter的嘴角得意地向上翘起,眨着的眼睛里充满了笑意,“我没有认错门,不是吗?”

“ofcourse not,Tony•stark,从现在起我就是你的监护人了。”

“那么我需要改姓stark吗?”

“没有必要,只是名义上的。”

“我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sir?”

“新兵而已,只不过,是跟着我。”

“所以,我应该称呼您?”

“Just sir。”

Tony第一次知道孩子可以有这么多无关紧要的问题。但他承认,这孩子确实很可爱,尤其是Peter深棕色眼睛,嗯,有点像蜂蜜,太甜了。

这里毕竟是新兵训练营,并且还处于非常时期,魔鬼般的训练是这里的灵魂。Tony给Peter的时间表也毫不手软,密密麻麻的小字互相争抢着属于Peter的24小时。

“力道太小了kid,你这是再给cap挠痒痒吗?我把cap找过来可不是单纯为了聊公事。”

“kid,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你拿枪的时候手都要抖一下?”

“渗透敌人你需要收起自己的情感,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别把东西都写脸上。”Tony感觉到Peter直勾勾的目光,俯身与他目光相接,“kid?你在听吗?”

“啊?嗯,听了听了!”Peter身子迅速向后撤,撞在椅子背上,差点连椅子带人仰过去。

“sir,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不要再叫我kid了!”Peter趴在桌子上,仰头看着Tony。

“ You 'll always be my kid。”

三下敲门声响。

“Tony,上头叫你开会,我觉得不是什么好事你最好快点。”

“Nat,好久不见,你去找Banner了吗?”

Tony从椅子上站起来,拿起自己的外套。

“kid,回去休息,等我忙完了带你去实验室”

“Really?Thank you sir!”

“还有,别忘了把我桌子收拾一下,我不喜欢太乱的环境。”

Tony带上门,“well,你带路?”

Natasha没有说话,径直往外走。

“Hey Nat,I’m just kidding。”

“提醒你一下,你和你家kid的计划要推迟了。”

“why?”

“等你到了你就知道了。我的任务已经下达了,那些人在四楼等你。”Nat帮Tony按下按钮,走出电梯,停下来。

“And,that’s Banner’s lab too。”

Tony在电梯里看着不断变化的数字,心里总有些不好的预感。

Peter收拾好Tony的办公室,并没有回自己房间,而是窝在沙发里等待,Mr.stark的实验室,这是自己唯一不了解他的地方了。

“这样的话我是不是就可以成为最了解sir的人了。”Peter闭上眼睛就能看见Tony与他对视的那一刻。Peter憋住了自己的脸红,却抑制不住耳尖火辣辣的感觉。

Peter歪着脑袋,在沙发上陷入梦中。

Tony烦躁的打开办公室的门,上头要求Peter随着明天的新兵团去前线,可是Tony还不想放手。

“我跟他一起去。”Tony是这么回答的。

沙发角落的一团吸引了Tony的视线,抚平了Tony不好的情绪。Peter在沙发上睡得很香,胸口有规律的起伏,上扬的嘴角诉说着一个好梦。

“kid,醒醒。”

“唔,,sir?”

“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要听哪个”

“坏消息?”

“你要去前线了。”

“not  too bad。好消息呢?”

“我会跟你一块去。”

“sir?!你不需要...”Peter即将喋喋不休的嘴被Tony用食指抵住了。

“我现在还是你名义上的监护人,你是我的kid。”

Tony转身坐在Peter旁边,拍了拍他的肩。

“抱歉kid,实验室可能要拖一拖了。去收拾一下吧,我们明天就出发。”

——————
戏子在变咸的道路上越走越远orz

评论(12)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