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戏先生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美好的文字送给最爱的你们

心头宝花花/葱葱/M

是颗墙头草还喜欢挖大坑

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粉丝

希望有一天我们能再相遇

【铁虫】无悔 (花吐症/一发完)

——脱了好久的花吐
——戏子今天又双更,快夸我!

“咳,,咳,嘶”Peter不知道自己最近到底怎么了,嗓子总是莫名其妙的发干发痒,有时候还带着一点点疼痛。

Peter的高中生活顺利结束了,最近几天正窝在家里做一只无所事事的咸蜘蛛。毕竟纽约的罪犯少了好多,超级英雄也该放个假嘛。

手机短信的铃声响起,Peter直接从床上跳起来,他等这条信息等了好久了。

“AuntMay!MIT的入取通知!我,咳咳咳”Peter的话还没喊到一半,一阵剧烈的咳嗽打断了一抹白色从他的口中滑落,轻飘到地上。那是一朵白色花瓣,上面还带着鲜红的血丝。

“Peter?”May也发现Peter最近嗓子的异样,“Are you OK?”

“只是小感冒May!我考上MIT了哎!”Peter将花瓣举起来仔细地看着,想搞清楚这花瓣到底从哪里来。

“我一直相信你可以考上的,不过MIT在马萨诸塞州,要离开家了呢,Peter。”

Peter手中的花突然脱手了,Peter不知道自己是被手机里显示的病症惊到了还是因为May的话。

Peter把手机随便往床上一丢,倒在床上。依旧亮着的手机屏上白底黑字清清楚楚

一个暗恋了别人的人,因郁结成疾,说话时口中会吐出花瓣,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则会在短时间内死去,化解之法为与所暗恋之人接吻。

Peter觉得这一切都太疯狂了,简直都要赶上自己发现蜘蛛能力的那一刻。

暗恋的人吗?Peter慢慢抚上自己的左胸口,自己究竟在暗恋谁呢?

“Peter!”May突然把门打开,将头探进来。

“我刚刚叫了你好几遍都没有答应我,你最近到底怎么了?”May有些生气了,她非常爱Peter,她希望自己能像Peter的母亲一样,和他交心。但是这个小家伙每天都好像藏着许多秘密,怎么问也问不出来。

“May,我只是突然没那么想去MIT了。”Peter从床上坐起来,看着May,“对于我来说真的好远。”

“Peter,MIT是个很好的地方,你会喜欢那里的。”May走过来,坐到Peter旁边,“你不去和Ned分享一下吗?出去也多记一下纽约的样子。”

紧抓着蛛丝荡在纽约的上空,熟悉的街道与楼房,Peter甚至已经摸透了哪里是射蛛丝的最佳位置。

自己已经三天没有到街上来巡逻了,今后纽约市民也要失去他们的好邻居了。

“Peter,这三天内你一共有5个未接电话,是否回拨?”Karen温柔的女声再次响起,Peter发现自己的视野里出现了五个红色的小点。

“都是谁的电话?”Peter进入一条小巷,织了张简易蛛网坐在上面。

“全部都是备注Mr.stark打来的,Peter,boss没有你日常用的手机号。”

“Mr.stark?”Peter的心突然一颤,Mr.stark给我打电话了?我还没有接到? oh shit!

“Karen!回拨!”

超出Peter的意料,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

“kid?你这几天去哪里了?”Mr.stark被放大的脸使Peter瞳孔一缩。

“Mr.stark,我最近在等MIT的入取通知。今天”

“今天等到了所以就上街巡逻了?kid,恭喜你从大事这里学到了精髓,MIT是个很好的地方。”

“May也是这么说,但是那个地方离你,,,们,我的意思是说离复仇者联盟还有纽约太远了,没有办法巡逻了!”Peter强行转口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嗓子又开始发痒。

“你现在注意力最应该放在学习上kid,有时候离家对你来说也是种好事。天哪,这话怎么又这么像我爸。”Mr.stark在那边一扯嘴角,“你什么时候去报道?我让,,,”

“咳,咳咳。”Peter把头套扯下来,猛烈的咳嗽,几片花瓣混着黑色的血块从口腔中被吐出来。

“嘶……”Peter觉得自己的肺搅在一起,无法呼吸,但他很快调整好自己,戴回头套,毕竟还跟Mr.stark通着电话呢。

“Peter,你怎么了?我看见你”

“没有事情的Mr.stark!只是一次小感冒而已,我得回家吃药了,我会在MIT好好学习的!”Peter没等Mr.stark说话便挂断了电话,“Karen,帮我调成勿扰模式!”

Mr.stark,自己竟然暗恋的是Mr.stark!Peter回到家里就把自己扔在床上,对May解释说想要好好睡一觉。

让Mr.stark亲吻自己?开玩笑吧,Mr.stark怎么可能会喜欢自己?

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这次MIT的录取真是帮了Peter大忙,Peter从床上坐起来,拨通了Ned的电话。

“Ned!咳,,想不想去马萨诸塞州玩一圈?”

“Peter,我觉得就算是MIT也不会在凌晨3点给你发短信吧,我可不是蜘蛛侠,有这么多精力。不过你真的考上了!再说离开学还有一段时间吧,这么着急?”Ned在电话那边的声音有些懒散,一看就是被吵醒的。

“啊sorry,Ned,我没有看时间,咳咳,我只是有点急事,咳。”

“Peter,你是在咳嗽吗?god,蜘蛛侠竟然感冒了!”Ned现在听起来没有半点睡意了,哦,真是好极了Peter无奈的想。

“咳咳,Ned,我后天就要出发,你去不去?”Peter努力想要忍住喉咙里的东西。

“well,Peter,我一直没给你说。其实我也报考了MIT。”

“and?”

“我今天当然收到了录取通知,我当然会和你一起去了。别忘了,我可是蜘蛛侠背后的男人啊!”

“thanks,Ned,晚安伙计,做个好梦。”

“蜘蛛侠也要睡觉的,Peter我后天可不想看见你黑眼圈的样子。”

电话被Peter挂断了,一阵剧烈的疼痛感随之而来,突出的花瓣多了起来,甚至还有一朵近乎完整的花。

桔梗花,Peter缩在床上,盯着那朵带血的花,永恒或无望的爱吗?

花上的一道血痕,仿佛那朵花裂开的嘴角。无望的爱啊,Peter翻过身去,连着花都在嘲笑自己这可笑的情感吗?

第二天,Peter和May表达了自己想去熟悉地形,早点融入那里的生活的意愿,本以为会和May交谈一番的Peter惊讶的看到May竟然直接同意了,还给自己租好了房子,去了便可以住下。

“我再在你成人之前做的多一点。”May这样回答Peter。

马萨诸塞州——剑桥市

没想到Ned在这里有亲戚,独自站在Peter公寓门口的Peter将钥匙插入锁口。

这样也好,省的和他解释那个奇怪的病了。

进门,Peter就冲到厕所的洗手池旁,鲜红的花瓣落进水池,将雪白的池壁染上红色。

Peter抬起头来,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本来就白的皮肤又褪去一层血色,嘴角还挂着血丝,整个人都显得苍白无力。

Peter顺着墙壁慢慢下滑,蹲在地上。

Peter你这是怎么了,拿出你蜘蛛侠威风的样子来啊,你可是抢过美国队长的盾蜘蛛侠啊,你可是在没有战衣的情况下击倒秃鹫的蜘蛛侠啊,你可是,,不,你现在只是爱着Mr.stark的Peter·Parker了。

Mr.stark送给Peter的战衣被Peter粘在了郊区复联基地不远处,希望有人可以发现那一包东西。他把战衣还回去了,他要切断自己与Mr.stark的一切联系。自己爱着就好了,不必说这些没有的话。

今后的几天Peter每天都会跟着Ned出去闲逛,不停地和Ned闲聊,他不能停下来,停下来就会不由自主的想那个人,嗓子就会发痒,连呼吸也会产生剧烈的疼痛。

高中毕业是六月初的事情了,现在已经快八月末了,九月一号就要开学了,可是Peter连出门的力气都快没有了。

这下要怎么去上学啊,Peter无力的笑笑,他怎么忘了呢,手机上花吐症介绍的里明明写明白了,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则会在短时间内死去啊。

如果自己开学第一天就没有去的话,May应该会担心死吧。

Ned又来敲门了,昨天自己好长时间才把他说走,今天说什么借口Ned都不会信了吧。

“这样不好吧,Peter说不定真的,,,”

Ned在和谁说话吗?反正他们也打不开门,一会就回离开了吧。

“Peter!”门被打开了,Ned看见靠在墙上的好友吓了一跳。

“sorry,Ned,I...”Peter说不出话来了,他看清Ned旁边站的那个人。Peter挣扎着想站起来。

“Mr.stark?!why,,en?!”

Peter知道自己的心脏肯定漏了一拍,而且现在已经忘记该怎么呼吸了。

Mr.stark的吻就这么落下来。

“你就准备这样,死在这房间里?花吐症是吗?还把战衣送回来了?要不是我看了里面的记录,oh,怎么又开始说教了。”Tony抬起Peter的下巴。

“kid,不去表白怎么知道?”

“well,,,I love you,Mr.stark。”Peter将脸埋进Mr.stark的肩膀。

“love you,too。”Tony亲了一下Peter的头发,把他抱回屋里的床上,“好好睡一觉,kid。”

Tony从屋里出来,关上门,对着门口呆滞的Ned招手,“Ned是吧。”

“我们来好好谈谈蜘蛛侠背后的男人这件事。”

————————
桔梗花语
传说,桔梗花开代表幸福再度降临. 可是有人能抓住幸福,有的人却注定与它无缘,抓不住它,也留不住花. 于是桔梗有着双层含义——永恒的爱和无望的爱.桔梗花开同时代表了青春路上走过一切回望的一种心境,叫无悔。

评论(20)

热度(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