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戏先生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美好的文字送给最爱的你们

心头宝花花/葱葱/M

是颗墙头草还喜欢挖大坑

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粉丝

希望有一天我们能再相遇

【铁虫】sweet vodka (02)

——凛冬边缘pp这篇更名《sweet vodka》重启
——第二章重写

第一章戳→ (01)



Tony是被室内骤降的气温冻醒的,炉子里的火早已熄灭,冷气闯过墙壁的防线渗进屋里,墙上的挂钟的摆锤还在不停地摇晃,发出哒哒哒的声音。

天已经黑了,Tony哈出一口白气,从地上胡乱捡起一瓶伏特加,大口灌下去。里面的烈酒只有一半,另一半也不知道是被喝了还是洒在地毯上,男人又在桌子上拿起一瓶没有开封的酒,牙齿起开瓶盖往旁边一吐,又开始新的酗酒。

酒精开始让身体发热,喉咙因为喝的太快有些火辣辣的麻木。解决冷暖问题的Tony无意间看向窗外。Peter房间的窗户开着,自己睡觉前被黑色窗帘遮住的的窗台,男孩正安静地趴在上面,落在额头上小卷毛乖巧的摆动。Peter察觉到Tony的视线,抬起头与不远处的男人四目相对。

Tony在面前的玻璃上敲了两声,随后在上面哈出乳白色的雾气,手指在上面画着圈。

C  O  M  E

花体的英文写得很好看,就是有些潦草。Tony透过渐渐消失的字母看见Peter皱着眉头,好像是在思考要不要答应自己。一分钟左右,男孩将食指抵在上唇,轻轻关上窗户,窗帘也没有拉好,消失在Tony的视野里。

对面的大门从里面被推开,一个红蓝色相间的身影小跑着穿过中间的小路溜进来。

“哇,这里怎么这么冷?”Peter紧紧抱着自己的胳膊来回摩擦,哆嗦一下。

男孩只是在蓝色的衬衫外面随意罩了一件红色棒球服,脑袋上顶着的蓝色编织帽大概是Peter浑身上下最暖和的衣着。

“你穿的这么少?”Tony点燃了炉子里为数不多还能继续燃烧的木柴,又在自己的衣柜里翻着什么。

“我出来的比较急所以...”

“我没想到这么晚了你还没睡,怎么,认床?”

Tony看着男孩别扭的移开视线,露出他微微泛红的耳尖,打趣道。

“所以才决定到我这来的?”

“明明是你先邀请我的吧!”

“我没说你不能拒绝。”Tony冲着男孩一笑,“哦,原来你这么喜欢我啊。”

“要不是爸把我手机拿走了,屋子里的灯还没有装新的灯泡,我才不会到你这里呢!”

火焰烧断树枝的声音该住了男孩随后低声的一句嘟囔。

什么东西盖住男孩的头,Peter摸出来那是一件外套。

“你想不想看星星?”

“额,我每天晚上都能看到星星,我现在更想暖和一点。”

“这里的星星可不像城市里看到的那样,那根本不算看星星。”Tony看着Peter抱在手里窝成一团的大衣,又往他怀里塞了两瓶酒“穿上衣服,我带你去个地方。”

Peter费力套上这件过大的外套,捡起自己没有抱稳的酒瓶,暗暗感谢铺在地上的一层厚地毯。天花板被Tony用木棍挑开一块松动的木板,一把收缩式梯子缓缓降下来。男人踩上去跺了两脚,确认梯子的稳固,从梯子上跳下来。Peter手里还握着酒瓶,怎么也抓不牢上面的木条。

“把酒给我,我在后面跟着你。”

“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Peter将两瓶酒拍在Tony手里,姿势笨拙的向上爬。Tony跟在后面,男孩纤细的脚踝露在外面,但一看就不怎么出门锻炼的小身板让Tony觉得面前的人随时都有可能栽下来。

老旧的梯子才上去吱嘎作响,感觉到脚下木板的松动Peter身体一顿,Tony的手瞬间搭在男孩腿上,“继续走。”

“我能行的。”Peter晃动着后腿打开Tony的手。

还是一个小屁孩。Tony盯着头上那个倔强的背影翻进小阁楼,伸出一只手:“酒瓶。”

“你为什么要把天花板盖的这么高?”Tony翻进来的时候Peter正瘫坐在地上大口喘气。

“难道你不觉得你屋子显得很狭小吗?”

“完全没有。”都是在二楼却要仰视对面的男人,Peter还是在心里不爽了一下。

“我们爬上来可不是为了斗嘴,跟上kid。”

Peter从地上爬起来,仔细拍掉粘在Tony的衣服上细小的灰尘,小跑着跟上去。

Tony打开屋顶的一扇窗户,随着窗户的打开一个折叠式小阳台展开在房顶,猛烈的寒风立刻吹了进来,Peter缩着脖子,发现身边的男人只穿了一件单衣。

“抬头看看吧kid,这是全镇子的最佳观星台。”

没有了城市灯光的遮掩,这些星星仿佛离着近得一伸手就可以够到。那些不知名星星的亮光穿过了几个光年的距离,最终变成一颗钻石闪烁在空中。Peter伸出一只手,想要抓住那些似乎在流动的星星。

“我就知道你会喜欢的。”

“它们真的好漂亮,我的意思是说,谢谢您,Mr.stark。”

Tony看着Peter仰望天空的眼睛。

那孩子的眼睛里,也有星星。

“Tony。”

“这是对长辈的尊敬,你看起来跟我爸差不多大。”

“Tony。”Tony带来的两瓶酒都被喝光了,他往手里哈了一口气。这里的风确实有些大,酒精也没能发挥太大的作用。

Peter冲着那个固执的大人吐了吐舌头,头上的帽子被摘下来裹在Tony的手上。感受到透过帽子传来的凉意,男孩迅速将手撤离揣进衣兜。

“我带着怪热的,作为大衣的感谢,Tony。”

Tony紧紧握着帽子,感受着毛绒绒的编织物上传来Peter的体温。

这比伏特加效果好多了。

“最初我爸邀请我的时候不想答应的,毕竟我喜欢待在家里听听歌看看书,要是拒绝了我得后悔一辈子。”

“所以,回去记得将这里设置为旅游胜地。”

“不,我要私藏。”

“自私鬼。”Tony揉乱Peter的头发,又在他的脑袋上敲了一下。“那我这里只能为你开放了。”

雪落在两人的脸上,立刻从冰晶化成小水珠,落在衣服上的也阴了一片。

Tony将阳台也收回墙中,关上窗户。

“不早了,再不回去睡觉明天就变成熊猫了。”

二楼炉子里的火烧的很旺,火光摆动在家具和墙壁上,Tony从梯子上爬下来的时候就感受到了这光的温度。

“啊,好暖和。”Peter脱下身上的大衣,将手伸向炉子中的火焰。

“Tony,我以后每天晚上都可以来吗?”

“记得多穿点就好。”

“一点都不想动了,明天爸还想带着我去别的地方转转,想想就好累。”

“但是你该回家了,”Tony帮Peter扣好帽子,“带着星星回去做个好梦,kid。”

“明早见。”

——————————
不知道还有多少人看quq
我就是挖坑的一把好手quq

是我,求你们陪我玩quq

亡:

这就是我xxxx
转载随意(*´╰╯`๓)♬

【铁虫】 记一次有惊无险的约会

又大了一岁啊雪晰!
你说说精灵和平行线,,,嗯哼?
爱你,forever

嗑药组蹦迪号:

 今天是我们小可爱雪晰的生日!  @雪晰 
(允许你比葱葱可爱一天!)
嗑药组从昨天晚上就开始贺文接龙啦!
几乎全程傻白甜预警
食用愉快~


 


 


@Lord·M :
星期六的天气很好。
物理社团活动刚刚结束,Peter插着耳机,站在夏天开了空调的公交车里向外看天。

这样也不赖,他不停安慰自己,我好得很,我才不需要什么周末的电影和约会。 是的,他其实心情很糟糕。 这件事情该怎么说才合适?还是直说吧——蜘蛛侠小朋友的约会计划由于男朋友Tony Stark的什么该死的会议,又一次泡汤了。

不知不觉,手里握着的黄色金属吊环就被这个男孩的怪力捏出了指印。 沉浸在恼丧与怒火之中,小松鼠一样的少年鼓着腮皱着眉,闷闷地用脚尖敲着车上的铁皮。

忽然音乐停下了,手机一阵震动,条件反射地立刻接起来,他才听出这是Tony的嗓音: “小家伙,你躲到哪去了?”男人充满磁性的声音更让自尊心极强的Peter感觉到一阵委屈和不满,又不愿意表现出来。

“在你找不到的地方!”
男孩气急败坏地朝电话吼了一句,反倒因为声音太大显得有点破音。 整个公交上的人都看着他。

电话那头安静了几秒。
“我推掉了会议,在家等你,你尽快回来。”

“……凭什么你要我去我就得去?”

“因为我在等你。”


 


 


 


 @戏い薄情 :
Peter嘟起嘴吧,冲着电话那头的男人嘟囔:“只是在家等我?我的约会呢?”

几个公交车上想看热闹的年轻人重新低下头玩手机,这对话不管怎么听都是小情侣在闹别扭,对于正在恋爱期的学生来说,偶尔放对方鸽子已经是家常便饭。 

如果他们知道那头说话的是Tony Stark的话,一定会合不拢下巴。想到这里Peter心里抑不住有点小骄傲。

你们的偶像,现在是我的男朋友。

没有等Tony回话,Peter挂掉了电话,猜测对面男人会露出自己专属的那种宠溺又无奈的笑容,嘴角也忍不住翘起,听着耳机里的音乐哼起调子。

Tony也没有再打电话过来,跟随公交车摇摇晃晃一路咣到站牌。 路边一辆不断闪灯的黑色车子,终于引起低头数着脚下水泥块数量的Peter的注意力。

墨黑色的车窗玻璃摇下一半,露出里面驾驶座上带着一副黑色墨镜的脸。

见Peter没有任何上车的意思,Tony一转方向盘将车横在Peter直走的路上。靠近Peter这一侧的车门突然被打开,车里的男人冲着Peter做了一个上车的手势。

Peter特意调整好表情,一脸不开心的坐在副驾驶座位上,Tony探身帮自家幼稚的小男孩系好安全带。

“我们先去吃午饭,我让pepper帮忙订好了位置。”

“......”

“然后我们去看电影,就像之前约好的那样。”

“嗯哼。”

Tony侧过身子,盯着Peter强装严肃的脸。
“所以,你还想干什么吗?”

“我记得那个商场里有几台抓娃娃机,我要去抓娃娃!”

“我要吃一大桶爆米花,喝大杯的冰镇饮料!”

“还有,看的电影必须我来选!”

Peter一口气说出三个感叹句后,目光径直对上了Tony笑意满满的眼睛,脸颊突然爆红,男孩别扭地把脸扭向窗外。

“都听你的,那么我们的蜘蛛男孩还有什么想要的吗?”

Peter几乎快把脸贴在玻璃上了,“这都是我们原来就计划好的,你早上放我鸽子不表示点什么吗?”

听到驾驶座上安全带解开的声音,Peter感到有个软软的东西贴在自己脸上。

“A kiss,is that enough?”


 


 


 @浅葱大魔王 :
Peter抿着嘴巴点了点头,脸颊上泛起了淡淡的红色。
少年故作“勉强”的样子总是容易被识破的,任凭路边的随便什么人都能看出他眼角的笑意。

约会按计划进行着,破天荒地没有什么坏蛋恶霸跑出来打扰两位超级英雄,纽约城难得地和平。

晚饭之后Peter和Tony牵着手走在街头,慢悠悠踱着步子闲逛,碍于身份,这两人大多数时候都在忙着揍坏蛋,很少能有聚在一起散步的时光,已经公开关系的他们无需担忧媒体和记者,反而,像Tony以前开玩笑的那样:被拍到才更好呢。

淡淡月色下的寂静被一声尖叫打破。
Peter和Tony同时抬头寻找着声音的来源,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说出:“有情况!”

今天本是他们的约会时光,不过…这也勉强能算是个结束的小插曲吧。
两人眼神交汇,Tony点点头,松开了牵着的手指。
少年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射出蛛丝,飞向了无尽的夜色中。

Peter在听见远处飘来了警笛声,松了一口气,拍拍强盗的肩膀——这人被蛛丝捆了个结实,他们结束纠缠快十分钟后,地方警察来姗姗来迟。

Peter叹了口气,嗯,是的,警察总是这么有效率。

和警方交代完事情经过,答应了明天做个笔录,年轻的蜘蛛侠要和他的爱人一起回家了。

“什么?!你让车自己开回去了??那我们怎么回家,我的蛛丝用完了…”男孩有些委屈,他垂头丧气地蹲在马路边,像一只疲惫不堪的小狗。

男人微微一笑,抬起手来。
金红色的装甲以惊人的速度自Stark大厦的方向朝他们飞来,在夜空划出漂亮的白线。

男孩小声嘟囔:“又是带我飞?Come on!I’m not a kid anymore!”
Tony拍拍他的脑袋,示意Peter抬头。
在第一道白线的背后,还有另外的一个什么东西自半空追来,而且速度越来越快,最后竟然超过了MK46,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越来越近。

Peter呼吸一窒,瞪大了眼睛。
那是个装甲的压缩包,不过不是Tony的。

飞行物的表面印着嚣张的蜘蛛纹样。

小胡子男人做了个展示的手势。
“准备好接受你的约会礼物了吗,Spider-Man?”
“Maybe,”他顿了顿,屈起手指敲敲金属的装甲表面,“we should call you……IronSpider?”

M:全程闭眼傻白甜,雪晰大宝贝生日快乐! 

戏:写到最后被甜的齁嗓子,我不管我不管雪晰过生日都给我甜甜甜!

(先夸夸葱完美将一篇纯傻白甜写成有剧情的贺文( • ̀ω•́ )✧)
葱:我觉得我这剧情真的跌宕起伏,还有我设定铁虫公开了不知道搭嘎看出来没有。雪晰生日快乐啊!


 
 
 
 (我真的不会发图片了quq,下次再说吧)


搭噶,嗑药组了解一下?

公共号食用指南

这次出道十分正式
希望大家多多关注嗑药组
我爱你们!

嗑药组蹦迪号:

搭嘎好
这里是嗑药组蹦迪后院
主治医生—— @戏い薄情
负责给两位灌药拉粉,嗑药老妈子,天天为嗑药顺利发展操碎了心。
明明我才是老小,为啥搞得我好像才是老大?


日更大佬—— @Lord·M
一个神奇的勤劳励志,衣冠楚楚,诚实做人,踏实写文的文艺靠谱爱写小黄文的好少年。
所以为什么犯起病来这么吓人!


世界第一可爱大魔王—— @浅葱大魔王
本组吉祥物,戏子和M的心头宝,你们敢欺负一下试试!
组里唯一一个会开车的司机,唯一的成年人,组宠。
十八般武艺全能葱,全首页最想涨粉的博主,求你们关注他!


说了这么多
其实就是我们发疯连文的地方
转载只对以上三人开放,未经授权不允许转载


PS——整个组的成员都极其不正经+不要脸
求你们爱我们!
我们的口号是——坑变蹦迪!无所畏惧!

都闪开我要吹爆希尼
他画的太好看了有木有!
喜欢的扣红心蓝手
不喜欢的请扣眼珠子!
(我好残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Cynnie希尼:

几个月前看到 可爱的戏子@戏い薄情 这篇花吐症文就超想画Peter虚弱地躺在床上这一幕了,当时尝试画了一下发现完全画不好就放弃了,中间隔了好长一段时间(呜呜呜我错了)~现在再试试看,虽然还是不怎么样......

给戏子打call~花吐症《无悔》正文请点击这里~~来看看嘻嘻

p.s.话说我今天发的东西还真有点多~超不好意思哈哈哈

就凭这张图,我能活到上映
我,戏子,虐系写手,准备给你们看个大宝贝(bushi)

#图侵删

【铁虫】地下室的收藏盒(短)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bushi)
——为了更文我连午睡都放弃了你们不夸我吗?





“Tommy!去地下室帮我找一下我的园艺剪好吗?”

趴在院子落叶堆里的男孩抬起头,四处张望,“OK mom,我刚刚找到了一片超级棒的落叶送给祖父!”

那确实是一片漂亮的叶子,火红的外表上镶嵌这金黄的纹路,Tommy觉得自己从哪里见过这样的配色。母亲又在催他了,男孩把叶子平铺在旁边摊开的书里,夹在腋下溜进地下室的铁门中。

老旧的灯泡在黑黑的地下室里闪着昏黄的光,Tommy将书放在旁边生锈的铁架上,踮起脚去够箱子最顶上的园艺剪。

触摸到园艺剪的一瞬间,Tommy重心不稳向前歪倒,一下子扑倒了面前一摞的箱子。最上面的箱子口被摔开了,自己小时后玩的已经掉色的美国队长的仿真盾牌滑出来,露出里面一个暗红色的盒子的一角。

Tommy扒开盾牌扔在一边,抱出那个盒子。

盒子一看就是很久都没有被碰过了,上面的灰盖了厚厚一层,Tommy鼓足了气朝盒子吹气,被吹起的灰尘飞起来,呛得男孩重重咳嗽两声。

“Tommy!还没有找到吗?”母亲的声音从外面传出来,Tommy把盒子揣在外套里面,捡起园艺剪就向外冲,中途又退回来拿起那本夹着落叶的书,隔着衣服拍拍怀里的盒子,确保它安放好后向着母亲说话的方向跑去。

将园艺剪递到母亲手上后,Tommy无视了身后“注意安全”之类的提醒,一路狂奔到自己祖父的房间。祖父Peter·Parker依旧像往常一样,倚在两个罗起来的枕头上,带着老花镜看着一本莎士比亚诗集——他最近尤其喜欢莎士比亚。

Tommy将自己手中的书轻轻放在床上,趴在Peter枕边,“看祖父,”男孩从书中翻出落叶,“这是妈妈扫出来的落叶中最漂亮的一片。”

Peter慢慢摸着Tommy的小脑袋,将落叶夹在诗集的扉页。“颜色很漂亮,我很喜欢,不过下次不要再趴在落叶堆里给我照书签了。”

最后这句话Peter说过好多遍了,Tommy从来没有听过,小男孩照样每天都要趴在落叶堆里,就像自己十五六岁时从来都不呆在属于自己的灰色区域一样。

“祖父,你给我读诗吧。”

“We'll talk of sunshine and of song, ”
“And summer days when we were young,”
“Sweet childish days which were as long.”

Tommy喜欢听自己的祖父Peter读诗,只要他调皮的时候,他就会被拎到祖父身边,“终于找到一个地方能让你安静下来了。”母亲是这样说的。

Tommy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又往Peter身边凑了凑。怀中的盒子里的东西发出碰撞的声响,打破了诗的节奏,Peter停下来冲他笑笑,“听起来你怀里藏了什么宝贝,能给我看看吗?”

“就是从地下室发现的一个盒子。”Tommy小心翼翼的从怀里掏出那个深红色的收藏盒,放在耳边摇了摇,里面的碰撞声有一下没一下的,好像下面铺了什么布做得东西。

床板发出吱嘎的声音,Peter往床边挪了挪,伸出手好像要去接盒子,却又在触碰到的瞬间触电般缩回来。“啊,这是我年轻时候的收藏盒,你打开看看吧。”

里面是一些七零八碎的小物件,Tommy勾出一串项链。从外观上看,这项链有一些时间了,在普通不过的链子上挂着一小块碎片在普通不过的链子上挂着一小块碎片。上面的斑斑锈迹分明是带了很久的痕迹。

“这个项链原来从不离身吧。”Tommy将项链递到Peter手中,“为什么又不带了?太老了吗?”

一连串的发问Peter一个都没有回答,指肚摩擦着碎片上一点淡淡的蓝色,自顾自的张口。

“这是当时我能找到的最完整的一块了,我还以为弄丢了。”

Tommy被这句话搞得有些摸不着头脑,他觉得自己好像也知道这片碎片原来究竟在什么地方,可是他就是想不起来。男孩决定把注意力集中在盒子上。展开掉在盒外的一张老旧的黄灰色的半张纸,边缘裁得一点也不整齐,有些地方的文字也被撕掉了,大面积的印刷已经掉色,留下一道道深黄的折痕。

“hero...save New York.....10years ago....”

“cool!是最后一次外星飞船登陆地球的那场战争?还是十周年纪念的报纸!”Tommy从床上跳起来,高举着报纸希望看到更多的单词,“我记得有个紫色的光头,叫什么来着?”

“thanos.”

“thanos!yeah,那场战争过后纽约几乎可以说是重建了不过...”Tommy盯着自己祖父满是皱纹的脸,突然对这件自己最感兴趣的事情没了兴奋。“我很抱歉祖父,我忘了...”

“没有关系的,我那时候也不过才十六七岁。现在想想自己当时的经历,那句话怎么说来着——酷毙了?”Peter咧开嘴角,好像找到了新玩具的小孩子一样把收藏盒拉进了一点,继续在里面翻找。

Tommy觉得祖父Peter现在应该哭才对,知道为什么,有可能是从提到这件事情后祖父一直在颤抖的身体上感受到的。

祖父一定失去了很多东西。

“这是钢铁侠的头盔吗!”Tommy捧起这个收藏盒里块头最大的战衣零件。“也是仿真吗?怎么掉漆这么严重啊!这块都凹进去了,撞坏的?。”

一沓也像是从报纸上裁剪下来的照片从头盔里散落。

这些照片明显是经过细心裁剪的,每一张上面的主角都是Tommy熟知的超级英雄spider man。

“没想到祖父也是他们的粉丝啊!”Tommy从这一沓中挑出几张带有美国队长身影的照片,“这几张可以送我吗?这些在网络上根本找不到。”

Peter闷闷的嗯了一声,老人的额头抵在头盔的额头部位,冰凉的触感不听刺激着他的大脑,想象着里面人的模样。

眨眼时呼扇的长睫毛,藏有银河的眼睛,亲吻时会扎到脸的小胡子

Tommy将照片塞进自己上衣的口袋,没有抬头,他拽住箱底铺着的露出一角的红布。

摸上去的触感又不像是普通的布料,上面貌似还绣着纹路,Tommy好奇心大增,将手里的东西拉出来。

“my cod,祖父这可是蜘蛛侠的...”声音戛然而止,Tommy看着靠在头盔上一动不动的花白的脑袋,还有手里的面罩,口袋里的照片,祖父无法移动的双腿。

Tommy觉得自己不需要再继续提问了,这时候沉默完胜自己匮乏的语言。他将东西一件一件重新放回盒子,包括口袋里的照片,习惯了大大咧咧的男孩第一次做事情轻手轻脚,动作便显得有些笨拙。

许久,Peter抬起头,“看到角落的轮椅了吗,能推我出去走走吗?”

今天的天气很好,不然母亲也不会把整个下午都泡在后院做园艺。长时间没有出门的Peter眯起眼睛,用手挡住了照在眼睛上的阳光,嘟囔抱怨着阳光的强烈。

老人的通病。

轮椅的大轮子碾过刚刚修剪整齐的草坪,停在树下。

“巡逻的好日子,”Peter又开始冲着Tommy挤出笑纹,“不过现在对我这种老头子来说太亮了。”

“太浪费了,是吧。”Peter没有等待Tommy的回应,有低下头,看样子是在对手里的头盔说话。“我原来就劝你出门走走,纽约的天气还是很好的,至少比起我们上次去伦敦好多了。”

这里本该是两位老人的,两个老头子摇着椅子,也许会耍点嘴皮子,或许只是在秋日还带着暖意的阳光下午睡,很有可能会有更多的老人聚在这里。谁又能想象到他们年轻时竟然是自己心中的英雄呢。

Peter自从老了就开始嗜睡,现在已经开始小幅度点头了。Tommy把靠垫放的在祖父脖子后面,白色的衬衫上项链反射着刺眼的光,Tommy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觉得这片碎片如此熟悉,也想起来树叶的配色到底出现在过哪里。

那个男人,一直都在祖父的生活里。

很有默契的,Tommy和Peter都没有再提这件事情,那个盒子有重新被放在地下室的纸箱子里,还封上一圈胶带。

直到Peter去世下葬的那天,Tommy突然疯了一样跑回家里,在地下室里重新找到那个盒子,在亲友有些怪异的眼光下,一并放进了祖父的棺材。

他们都不明白。

Tommy记得自己那天在冰凉的石碑前站了好久,久到双腿几乎失去知觉。

祖父会好好的。

男人来接他的男孩了。

——————
摸鱼短篇
掉粉了极其不开心(*'へ'*)

从作业中爬出来打这一堆字

翻了翻首页
嗯。。。。嗑药组都阵亡了我也安心了(bushi)

其实我简介里也写了
3.3开学了更新不定(中考暴露年龄系列)
但我还是爱你们的(翻译一下:就是希望你们也爱我不要取关哈哈哈)
↑这么不要脸肯定是我没跑了

更新还是会有,最近在重写环太第二章所以emmm

我争取周更!

OK露个脸回去刷题了,刷完好码字

给你们比超——级——大——哈特!

【Newtmas】you're my left half (01)

——环太平洋au(我终于对这个au下手了)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此时正是暴雨,地上的人拿着闪着光的指挥棒,穿着雨衣指挥着上空直升机的降落。

Thomas已经在空中飞了好久,本来有些晕的脑袋在一下飞机时被暴雨一浇反而清醒了不少。身后的太平洋隐隐约约传来Kaiju的嘶吼,Thomas想起自己在直升机上看见海里微弱的蓝光。基地的大门突然打开,四架直升机吊着块头巨大的jaeger朝着太平洋深处飞去。

Thomas几乎看呆了,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看到jaeger并想到自己以后也可以驾驶这样威武的机甲,令他兴奋不已。一把雨伞伸到Thomas头上,帮他挡住了不少雨水。

“这是目前出征里最新的jaeger,5斩战绩。”

Thomas回头便看见闪闪的金发,好像压抑的黑色天空和基地外墙之间一抹光,再加上面前人好看的外表,不免让Thomas多看几眼。

“oh yea,不过目前?”

“最新款还在挑选第二位驾驶员,”面前的人伸出一只手,“newt。”

见状Thomas紧紧握住那只手,报上自己的姓名,抬眼看到newt给自己打伞并淋湿的肩膀,连忙把伞推回去。“都淋湿了,我还是在雨里站一会,清醒。”

“看来你们已经认识了。”一个黑人从直升机里走出来,“newt是这里的二当家,我不在的时候由他来指挥。”

“可是你总是在。”newt脸上依旧挂着优雅的笑容,“没有多余的伞了,进去再聊也许是个不错的决定。”

Alby看看空中的直升机与jaeger,拍拍Thomas的肩示意他跟上。

“Vladivostok raid(符拉迪沃斯托克突袭
),第四代机甲,俄国出品,超强的防御力与肉搏能力,由Glader和Ben驾驶。”Alby指指海平面,虽然现在已经看不见那块大家伙了。

“hey guys.”基地内的升降梯里站着一位女性,“外面的雨真大不是吗,这位一定是新来竞选runner的驾驶员的吧,我是Teresa。”Teresa低头看了看自己怀中的文件,“抱歉我拿的东西太多了,不能...”

“Teresa是技术部的,专门研究Kaiju的攻击规律方便我们做好防卫。”newt从Teresa手中接过一半的资料,“最近有什么新发现?”

“虽然还不能确定它的准确性,但这真的是个非常有意思的发现,我都迫不及待要告诉你们了。”剧烈晃动之后,升降梯发出了到达的提醒,Teresa小跑出去,“paige在等我,我先走了。”

Alby和newt看着被她落下的文件,同时叹了一口气。

“我给她送过去,你带Thomas看看战甲然后送他去房间。”Alby接过newt手中的文件,“三个小时后见Thomas。”

“well,现在你归我管了,”newt领着Thomas来到一面大铁门前,输入密码。突然和newt独处的Thomas有点不自然,两只手来回搓着不知道该放在哪里。密码键上方的绿灯闪了三下,大门发出内部齿轮旋转摩擦的声音,大门分成两半缓缓向两边移动。

“新人,欢迎来到‘The Glade’。”

外面的冷清与里面结队走在一起的人形成强烈对比,两边立着各式的机甲,Thomas扬起脑袋才可以看清楚这些人类所创造的怪物的全部面貌newt放慢了行走的速度,方便Thomas仔细观察这些机甲。

“那个红色的大家伙,看到了吗?”newt指着不远处的机甲,“中国的crimson typhoon(赤红风暴),由三胞胎伟唐兄弟驾驶,也是这里唯一的三人驾驶jaeger。”

“Glade butcher(空地屠夫),我们从日本把他买下来,现在由Gally和Winston两人驾驶,这大概是这里最老的jaeger了。”newt突然停下脚步差点导致Thomas撞在他身上。

“Clint,Jeff,最近怎么样。,

“没有伤员的生活不能再赞了,newt你又在带新人?”

“yea,Thomas这是医疗部的Clint,Jeff。”newt的话让Thomas回过神来,与两位黑人医生分别握手。

“minho在runner旁边呢,你也要带新来的菜鸟去那里吧。”Jeff乐呵呵的把搭在脖子上的毛巾拿下来擦脸,“Gally好像也在,没发过去真的好可惜。”

“你这家伙就不嫌事大哈哈哈。”Clint揽住Jeff的肩,“bye newt,祝你好运。”

newt把手中的夹子往Thomas手臂上一敲,领着他走到另一扇大门前,示意他推门进去。

Thomas推开大门,发现自己来到了由铁架子组成的瞭望台,瞭望台正前方是一架银白色jaeger,机甲的左胸口漆着黑体的大写英文“runner”。

“最新款jaeger,Los Angeles runner(洛杉矶行者),那个,”newt朝趴在最边缘铁架上亚裔男人扬了扬下巴,“他就是runner的另一位驾驶员。minho!我来给你介绍一个人。”

最Thomas看到那人回过头,“I'm minho,你大概就是Thomas了。”突然被叫到名字的Thomas一愣,“没错,你是怎么猜出来的?”

“所有备选人我都看过资料了,只有你一个是新人。”minho说完转过身重新趴在铁架子上看着眼前的jaeger,“她可真美,不是吗?”

“是啊,新来的菜鸟总是非常幸运,不是吗?”

“Gally...”minho往newt所在的地方瞥了一眼,“Thomas你不用太在意的,他总是这样,说话酸酸的。”

Gally没有理会minho说的话,眼睛一直盯着Thomas,“我非常期待你选拔时的表现,菜鸟。千万别被打的哭着喊妈妈嗯?”

Thomas抬头看着Gally细细的眉毛一挑,不知不觉露出愤怒的神态。

“虽然我不想打断但是...还有两个小时就要开始选拔了,Thomas需要先去看看自己房间。”newt敲了两下自己手腕上的表,“走了,Thomas。”

“祝你好运Thomas,希望到时候我可以和你并肩作战。”minho挤开Gally与Thomas紧紧握手,推着Gally率先离开了瞭望台。

拐了好几个弯,newt带着Thomas来到了住宅区。通道里只有他们两个的脚步与呼吸声。Thomas摸摸鼻尖,想要打破这沉默的尴尬气氛。

“newt,你还没有说你驾驶的jaeger呢,是和Alby一起吗?”

newt没有回答,但Thomas发现他行走的姿势更加僵硬了。Thomas突然想起一路上newt有些别扭的走路姿势,把目光投向newt微跛的右脚。“抱歉我....”

“这没什么,”new跺了跺自己的右脚,擦的锃亮的皮鞋磕在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声音,“都是好多年前的老伤了。”说完又低头笑笑,戏谑道“要不然我还做不了这二当家呢。”

Thomas还想说些什么,可是newt已经推开了一间房间的门,并把钥匙塞进Thomas的手里。

“这就是你的房间了,一个小时后我来带你去选拔的地方,其实我的房间就在对面但是...”newt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文件夹,耸耸肩,“一会见。”

已经到了嘴边的挽留还没有说出口,newt就在外面把门关上了。Thomas把脸贴在门上,听着newt越来越远的脚步声,完全没有察觉自己的动作有什么不妥。

有那么一瞬间,Thomas心里突然想让newt做他的搭档,他默默幻想出来一只手扇了自己一巴掌。自己明明也是来竞选的,minho早就是runner的驾驶员了,自己选不选的上还不一定呢。这个想法令Thomas在心里又扇了自己一巴掌。

newt做事一向很准时,一个小时之后,Thomas房间的大门被准时敲响。开门后最吸引Thomas视线的依旧是newt好像发着光的金发。

Thomas第一次知道自己对金发一点抵抗力都没有。

“跟上。”newt走的很快,这让Thomas觉得一个小时前发生的都是自己臆想出来的。

手中被塞进一根木棍,newt也拿了一根站在他的对面。

“所有参选人员都是考虑到有浮动联结相容性的。记住,比赛的重点是相容性,这是一场对话而不是打斗。”

“可是你...”

newt的棍子在手中灵活的转动,“该担心的人是你吧,小心别让自己被瘸子打趴下。”

两人慢慢靠近,也不知道是谁发起的进攻,两根棍子就这么击在一起,newt虽然脚上动作没有Thomas灵活,但手上的速度还是快Thomas一截。

Thomas惊叹着newt削瘦的身体有着这么大的力量,他感到拿着棍子的手虎口一震,随后newt的木棍就已经横在自己脖子上了。

“one——zero”newt将棍子扔在一边,“不要灰心Thomas,我再怎么说也是二当家,不可能就这样被打趴下的。”

外面传来脚步声以及Alby和minho说话的声音。Thomas急忙把木棍摆好,顺便擦擦头上的汗让自己显得精神饱满。newt已经理好自己的衣服,回复了原来优雅的笑容。

待选人员比Thomas想象的要多,但是能做minho对手的人,Thomas还没有找到。

minho穿着一件白色背心,这把他本来就不白的肤色衬的更黑。手臂上的弘二头肌毫不掩盖的显示着它的力量。

“four——zero。”newt从容的报出上一个人的成绩,又一个失败者,笔尖落在那人的名字上,画出一条黑线。

Alby把头凑过来,读出表上下一个名字。

“Thomas!”

Thomas闻言急忙从人群中挤出来,朝着对面抬头的瞬间就对上newt发亮的眼睛,他瞬间把头别开,装作很热的样子用手扇扇风掩盖自己泛红的耳尖。

“hey Thomas。”minho很友好的打招呼,顺便冲着旁边一扬下巴,“Gally还等着看你的好戏呢。”

“那我可能要让他失望了。”Thomas嘴上说着眼睛却完全没有寻找Gally的位置。

“我可不会手下留情。”“那我也不会。”

————————
机甲的名字除了赤色风暴都是我自己想的
主要是我太喜欢这架中国机甲了,所以就写上了

自学十八般武艺,全为了涨粉
求求你们关注他吧

Lord. M:

去粉浅葱吧她想涨粉。
@浅什么葱